奧修傳

07-16達顯:奧修與門徒之間的親密交談

  

  奧修在每晚7點給予1-2小時的達顯。在達顯中,奧修點化來自世界各地的新桑雅生,教導個人靜心,回答問題,對於問題給出建議,檢查人們的能量。奧修和弟子之間的親密交談第一次公開出版了。*

  *注釋:針對所謂的禮拜和宗教的主要譴責就是,他們控制、奴役、剝削輕信的年輕人,拆散家庭,誘拐孩子,等等。所以這部份來自奧修的個人指導詳細地說明了作為靈性的導師,奧修如何指導來找他的尋求者。

 

07-17達顯:關於桑雅生

  以下是奧修點化新桑雅生的例子:

  走近一點,閉上眼睛。你在心堿餖哄A如果有什麼發生在身體堙A允許它發生,無論它是什麼。如果有某種運動來到身體堙A能量開始在身體媥_動,或者如果你變得像狂風中的一片葉子,只要祈禱和允許它發生。

  奧修安靜而認真地寫下她的桑雅生名字。他把念珠戴在她的脖子上,觸摸她的第三隻眼(在雙眉之間),給她看寫著名字的紙說:

  現在我將與你同在。這將是你的新名字:瑪.阿南.兜率(Ma Anand Tushita)。兜率的意思是天堂,阿南的意思是祝福。

  奧修經常向新來的解釋新名字的意義:

  芝丹巴拉(Chidambara)是最美的印度名字之一。它的意思是覺知的天空,覺知的浩瀚。那麼,與這個名字共鳴吧!它將意味著愛與覺知的天空。那是整個人類的目標,它們一起來到。

  當你愛,你就變得更覺知。如果你變得更覺知,你就愛得更多。愛是唯一的宗教……

  我倡導桑雅生,因為當一個人選擇了桑雅生,他就是展現一種有主見的、臣服的、積極的、有接受力的偉大姿態。通過這種桑雅生的姿態他變得不同了。現在同一個人將用完全不同的觀點來對待事物了。他將更少的拒絕,更多的合作。他將感到更多的責任。那麼,這將變得不同了。

  那麼,這成為了一個家庭。如果這20或30個人(指他面前的一組人)各自分離地成為一個組。那麼他們在尋求各自的目標,這組人就像一群人在機場等待飛機的到達。他們是坐在一起的30個人,但沒有內在聯繫的紐帶。他們各自是分立的。那只是一個混亂的人群。

  但是當每個人都是桑雅生,他們就不是群眾,他們是一個組。那就是一群人和一組人的區別。一個組就是每個個體都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與別的個體相關聯的地方——一條河流經那堙A你們都在同一條船上。你不是在尋找自己的目標,別人也不是在尋找他的——你們在尋找同一個目標。這不是競爭,這是合作。

  這其中有巨大的差異——屬於同一個目標的家庭的感覺;你有特定的身份。這變成了一個家庭,一個團體。團體或家庭的作用是不同的。能量是相乘的,每個人的改變將影響全體。如果在群眾中,一個人改變了,那麼只有一個人改變。群眾是保持分離的,因為每個人自己都是個孤島,而不是和別人相關聯。在家庭中——桑雅生是個家庭——一個人改變了,一個人提升了,而他是和別人相連的,那麼別人也被拉上去了。那是一種未知的力量。漸漸地你將開始感覺到當一個成員改變了,每個成員都提升了;每個人都變得更自信、更少的拒絕。一個人的任何洞察力的實現都是共用的。這是一個無意識的過程,但是漸漸地,和人們一起下功夫,你將變得有覺知。

  我曾對許多種類的集會講話。我曾經對群眾講話,那堥C個人都在傾聽我,但是人們之間沒有內在的聯繫。那麼,我好像是在對某一個人說話。可能有一萬人坐在那堙A但我只是在對一個人說話,因為每個人都是獨自的一個;沒有內在的聯繫。那給我這樣的想法:這樣不行。

  於是我開始創造一個家庭。現在,當我對你們說話,這並不是我只對一個人說話;我在對一個家庭說話。我能看到--這顯而易見--當一個人開始感覺提升,突然,整個組都感到了震動。一個人開始微笑,突然,微笑就散播了;它的漣漪擴散到每個人。我能看到,如果有個不是桑雅生的人坐在那堙A他就變得像是一個阻礙;那個流動在他那堸惜謅F。他不是這個整體的一部份。

  所以,這將是完全不同的。這些是桑雅生的蘊意,而一個人只能逐漸地變得覺知。

  我的整個努力就是幫助你成為你自己。通過成為桑雅生,你不是在變成信徒,而是變成朋友。你不是在變得依賴於我;恰恰相反,我將摧毀你堶惟狾釦峖〞漕抰遄C如果有什麼值得作為禮物來贈予,那就是自由。通過點化你進入桑雅生,我是在教導你進入完全的自由。那就是桑雅生特定的滋味:自由。桑雅生的特定的質地:自由。

 

  一個桑雅生問奧修:為什麼我要把象徵你本人的一張肖像作為念珠來戴呢?

  什麼是肖像?肖像指代了某些東西。如果你理解它是指代著什麼,它不是所指代的東西,那麼就沒有問題。一旦你忘了它是指代一種東西,它就變成了那東西本身了,那麼問題就來了。例如,你看到一個里程碑,上面寫著德里和一個指向德里的箭頭--50英里。那個里程碑不是德里,雖然德里寫在上面。那個里程碑只是在說:「向前走。德里在前方50英哩。」如果寺廟堛瑰J像只是個里程碑,那就沒有問題。如果你把它當成上帝,那麼問題就來了。

  戴在你脖子上的念珠不是我!如果你理解這個--它只是指代我,它是個一個記號、一個隱喻--那麼就沒有問題。如果你忘了這個,你開始對念珠說話,你開始傾聽念珠,你忘了關於我本人的一切--因為那樣就沒有必要來這堣F;如果你認為有了念珠就有了我--那麼你就掉進了陷阱。你就成為了偶像崇拜者。那麼你正在進入一種非常神經病的狀態。那個記號成了真理本身……。

  念珠上的肖像不是我本人;請不要執著它。它只是一個代表。它可以有幫助,因為你很不覺知。它可以提醒你。

  橘紅色也是這個意思:只是要一再地提醒你。無論你走到哪裡,人們都驚訝的看著你--他們的驚訝提醒你,你穿著橘紅色,你是桑雅生。你剛要說些什麼,或打某個人,你看到了你的橘紅色,就在這時某些東西停止了。你感覺凝滯了。偉大的覺知發生在那個時刻--在那個要說些醜陋的東西的腐爛的舊習慣中,在你要做傻事的時候。你剛要說,突然,那個提醒物,那念珠或橘紅色來到其中。那些小小的提醒的片刻能成為偉大的轉變。這不是偶像崇拜。

  偶像崇拜是指當你保存我的照片,你崇敬它,你就此結束了。偶像崇拜是指在不以任何方式參與轉變的過程的情況下進行的崇拜。如果一張肖像能幫助你提醒自己,這不是偶像崇拜……。

 

  一個桑雅生說:我對於桑雅生感覺到一點不正當,所以我想最好這樣說……

  嗯,這可以發生。這種想法可以有。但是永遠要記住一件事:我在這堿O要幫助你更加自由。如果在任何時候你感到桑雅生成為了你的負擔、重擔,如果與其說在幫助你不如說在阻礙你,那麼退出它--不要有負罪感。我最不願意給任何人製造任何罪惡感。

  靜心冥想它。如果你感覺它成為了你的限制,沒有桑雅生你會更自由,那麼,我總是為了給你自由。即使我很清楚你錯了,我還是要給你自由--即使是虛假的自由。

 

  這個桑雅生說:我不想放棄桑雅生,但是我覺得需要對抗它,而不是像被釣上鉤的魚。

  (呵呵)嗯!你可以那樣做。無論什麼時候你覺得想對抗我,你都可以。你可以在我的祝福中開始;那不是問題。任何可以幫助你成長,任何你覺得將給予你更多的成熟的事情--即使是對抗我--都是好的。不要想你的變節或是背叛。即使你想做猶大,那就做吧。

  只要記住一件事--無論什麼給予你快樂和成長的都是好的。任何人都無權干涉……

  所以如果你經常覺得要戰鬥,那就戰鬥吧。不要壓抑它。如果你經常覺得想背叛,那就背叛吧。不要對此擔心。我在這堣ㄛO要給你製造任何形式的擔心和焦慮。無論什麼你覺得好的都是好的。走進它。全身心地、義無反顧地走吧,那麼,無論發生什麼都將幫助你。如果這是件錯事,你將能明智地走出它。如果是對的,你仍然可以明智的走出它,那麼,什麼也沒有失去。在總的賬目上,在最後的賬上,什麼也沒有失去。即使誤入歧途也是走正道的一部份。

  那麼,對於很多人會有很多次他們想要離開我。好極了。你經常需要自己的空間。在我附近成了一件沉重的事情。那麼,只在你願意的時候留在這堙A否則就離開。你必須有自己的空間。

  我的桑雅生不是別的,只是一種努力,為了給予你擁有自己空間的勇氣。如果某天你覺得這個桑雅生成為了一個奴役,你背上了負擔,那麼退出它。不要認為由於我是帶著那樣的愛心把它給予你,你就不能這樣做;不要為此擔心。我可以帶著同樣的愛心把它收回來。

  但我是最不願意使你為了什麼東西而感到內疚的人。所以,如果你是桑雅生,這是你的選擇。如果你不是桑雅生,這也是你的選擇。我的祝福是無條件的。無論你是什麼--桑雅生或非桑雅生--不帶來任何區別……。

  永遠記住,我的建議不是命令。最終的決定必須通過你來作出……那麼,也不要認為你不是在服從我或我的建議。這只是建議。它從不意味著要被服從。決定必須由你來作。

  所以我的桑雅生保持絕對的脫離于我的自由。你和我的關係是兩個自由人的關係。我不是在佔據你的空間。無論我說了什麼都必須經過你的沉思,最後的決定必須是你的。即使你決定要跟隨我,記住這是你的決定。你不能責備我。我不是負責人。

  你從來就不能責備我。那就是給予人們自由的美麗--他們不能責備你!那麼,你想想它,嗯?好的。

 

  一個就要離開的桑雅生說她遇到了能完全信任的另一組人。

  那麼,無論你的信任在哪裡,去那堙C如果你的信任不在我這堙A那麼為什麼浪費你我的時間?

  我想清出一些人。我太忙了,我只想要那些真正和我在一起而我能對他們下功夫的人。我有些東西要傳達給人們;一旦他們準備好了,它就能被傳達。想你一樣的人將不能準備好,或者這將花很長時間以至於當你準備好了我也就要走了。

  那麼,最合邏輯的方式就是:你放棄桑雅生;無論你的信任在哪裡,完全地留在那堙A也許那奡N是你將成長的地方。如果某天你能帶著全部信任在這堙A這門是開著的;門不會對你關著。

  這也許是正確的方式。一些人是像這樣的:他們不能直接抓住門;他們到處走。你可能是他們之一。那麼在你走之前,放棄桑雅生。放棄它沒有什麼問題。桑雅生愉快地被給予,更愉快地被收回,因為我的船已經太滿了,我希望有些人消失。

  那些半心半意的,他們和我在一起正是無價值的:這對於工作沒有用,這對於你沒用,因為你保持是分裂的。

  無論你什麼時候放棄桑雅生我都不生氣,我不會因為你有任何失望。帶著我的祝福放棄桑雅生吧!我的愛保持一樣;你是不是桑雅生沒有帶來區別。在這個階段放棄桑雅生是有幫助的;你會更清楚,至少你將不再分裂。無論什麼時候你覺得你能完全的在這堙A完全與我同在,歡迎你;你可以來。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