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29 社區的發展

 

  直到1974年9月,在社區堻ㄔu有很少的組織。奧修通過照顧他健康和家庭的昧昧克以及他的秘書--負責社區的拉希米(Laxmi)來給予指導。現在參與的人多了,紀律被引入了,並張貼在大門口。

  我給你們自由,因為我愛自由。但是社區無法給你們自由。社區是世界的一部份,俗世的一部份。那個區別你們必須記在腦中。不要把我認同為社區。

  我在這堣]許是個客人,和你們一樣,但是我也是局外人。這個社區不是我的--沒有社區會是我的。社區為了一些別的職能而存在。它是一個組織!組織就必須是組織。標準和規則。你在其中怎麼能放任和自由呢?你不能。但是為了我你不得不忍受社區。那麼只要為此遺憾,而不要被打攪。

  我的信任是對個人的,我不信任群眾。群眾自然是醜陋的。我的桑雅生與我各自關聯。我的桑雅生事實上不與任何組織有關。

  如果你看到任何形式的組織,那只是如同郵局或火車營運。它不是一個教會,它只是使我更容易、更舒適的接觸你們--否則我會被擠爆,那就根本不可能工作了。這個組織在那奡N像郵局。它是需要的。但它不是一個協會。它的機能在那堙A它的效用在那堙A但它不是教堂。我的桑雅生不屬於任何組織,他們屬於我。每個桑雅生都直接屬於我,它不經由那個組織。組織在那堨u是方便辦事。它不是政黨、宗派、教會;它不是任何這一類東西。

  社區只是個設備,不是別的什麼。我不感興趣建立一個修道院或社區。這只是一個設施,讓人們能在這堜M我學習怎樣去愛和臣服……怎樣把渺小的東西轉變成偉大的……怎樣把打掃變成祈禱,或把做飯變成禮敬,或把打字、編輯或站崗變成神聖的經歷。

 

  你在問:你說你從來沒有遇到一個真正理智的女人,但是為什麼到了社區所有執事人員都是女人?

  因為我不想社區被理智來管理。我想要它被心來管理。我不想它被男性的頭腦來管理。我想要它被女性的心來管理……因為,對我來說,成為女性的就是變得有價值,變得善於接受。成為女性的就是變得被動,就是去允許;成為女性的就是去等待,而不是匆忙和緊張;成為女性的就是處在愛中。是的,社區由女性來管理,因為我想要它由心來管理。

  我說我從來沒有遇到一個真正理智的女人,我的意思是「理智」,而不是我剛剛說過的睿智。那個睿智既不是男性的,也不是女性的。那個睿智來自無念。頭腦可以是男性的,頭腦可以是女性的--無念不是其中任何一種。無念是沒有性別的。無念只是一個敞開,一個空間。那堜狾釭漱G元性都消失了--男/女、陰/陽、正/負、存在/不存在。在無念中,所有二元性都消失了。但是在那個無念到來之前,如果你必須在頭腦中選擇,那麼與其選擇男性的頭腦,不如選擇女性的頭腦--因為男性的頭腦在其中有侵略性……。

  這個「女性的」並不是目標--這個「女性的」更接近無念。那就是為什麼老子不斷堅持:「成為被動的。等待,耐心。不要匆忙。不要有侵略性。」因為真理不能被征服。你只能臣服於它。

  所以社區將由女性來管理,直到我找到無念的人。當無念是可及的,那麼就沒有男性和女性的問題了;那麼社區將由無念來管理。那麼一種不同的睿智在發揮作用。事實上,只有那時才是睿智在發揮作用:它不是理智;它是全部。

  在印度人們有這樣的觀念,特別是鄉下人--百分之八十的印度人是鄉下人--如果你服侍聖人,那麼你會得到巨大的功德和價值,你將在天堂被很大地回報,所以你必須服侍聖人。現在聖人是否想要被服侍已根本不是要點!所以有很多次我不得不強迫人們走出我的房間,因為他們想服侍我……。

  他們想把自己強加於我。

  這是超出那二十年的經驗的,你在我的社區看到有站崗的--因為人們為我服務了太多,我為此而疲倦了!……

  人們問我為什麼有警衛!

  你不能想像如果沒有警衛會發生什麼--你無法想像!

  奧修建議一個桑雅生在社區站崗:

  站崗是非常非常有用的--如果你正確地做,它能成為偉大的靜心,因為靜心的全部需要就是成為一個好的警衛的必要條件。例如你必須警覺,非常警覺,你必須警覺到周圍誰在經過,什麼在發生……那就是靜心!

  有一個哈西德派的寓言……。一個哈西德的拉比有天晚上睡不著,於是在半夜走出房子到路上散步。在那堙A他遇到另一個人在警戒一個富人的房子,於是他們走在一起。那個拉比問他:「你做什麼工作?」他回答:「我是一個看守人。」這個看守人問:「你做什麼工作?」

  那個拉比笑了--他說:「我也是個看守人,但是不如你好!我有很多次睡著了。我的警覺並不完美--我錯過了。我的警覺中有空隙。」

  靜心是一種警覺,坐著,只是無目的地四處張望--因為不存在目的。如果有誰經過,你必須沒有任何目的,沒有任何判斷地看著;你只要去看。那是靜心的另一個品質:沒有任何好壞偏見地看待事物,沒有任何判斷。那麼整天坐在那堣ㄟ竣偵礡A能量就安定下來了--它不是狂熱的;它休息。

  那是靜心的另一種品質。那就是為什麼禪宗的人們稱他們的靜心為「坐禪」:坐禪意味著坐在那堣偵繷ㄓㄦF。那個坐禪的字眼,意味著坐著不幹什麼。一個警衛的工作可以成為坐禪。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