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28 達顯:分享奧修的見解

 

  致一個即將離開到西方去的桑雅生:旅行並傳播我的話語!

  每個桑雅生現在必須做它。讓所有人們分享我成為你的快樂。你有某種極其有價值的東西可以分享,你是幸運的;別做吝嗇鬼,別緊抓著它。這是非常必要的;人們在拼命地尋找什麼,因為他們在拼命地尋找,他們成為了犧牲品。周圍有很多人在開發人類靈性的渴求。

  這種渴求是很新的:很多世紀以來人類的意識都沒有這樣一個劇變。這種劇變每25個世紀才有一次;這是一個迴圈。這個迴圈的最高點就是當佛陀在世的時候。在印度有喬達摩佛、馬哈維亞和其他很多偉大的師父。在中國有老子、列子、莊子和其他很多偉大的師父。在伊朗有查拉圖斯特拉,在希臘有蘇格拉底和赫拉克利特、畢達哥拉斯和其他很多偉大的師父。世界從來不曾知道像那樣一個時刻。它是人類意識的一個偉大的高潮。那樣的時刻再次走近了;25個世紀過去了。

  這個時代即將觸及它的頂點,所以有如此之多的尋找,特別是在年輕人當中,因為他們最先預告新時代的到來。他們總是第一個去理解和接受新東西。教堂是死的,去教堂的人們也是死的。他們不屬於未來,未來也不屬於他們。他們不能理解正在發生什麼。他們繼續讀他們的聖經或吉他經。他們不理解上帝又一次在穿透這個世界,一個位大的氣候正在來臨。在此之後,人類將進入一個嶄新的空間,嶄新的時代。

  在佛陀之後它進入了一個新時代。宗教完全地轉變了:一種新的品質帶給了它,愛的品質。在佛陀之前,宗教是非常殘酷的;那就是為什麼佛陀之前的先知看上去有一點野蠻。他們的上帝非常有報復心、猜疑、嫉妒、憤怒和不寬容。在佛陀之後,宗教變得溫和而柔軟;它變得更有美感。它不在是陽性的、好鬥的、原始的和野蠻的。上帝不再是憤怒的上帝;上帝是愛。那是佛陀和耶穌帶給世界的東西。

  現在又一次,必須邁出一個新的步伐。在它能進行這個跳躍之前,人類將必須準備。這一次它將是把慶祝帶進宗教。愛是好的,但除非它是舞蹈著的愛,慶祝著的愛,它只是淡淡的,沒有熱情在其中。現在宗教必須成為慶祝:對生命的慶祝,對生命的敬重。

  起初上帝是陽性的,然後上帝成為陰性的。現在上帝將不再是分離的;上帝將不再是相對於創造物的創造者。人類進化的下一步是上帝將成為創造力,根本不是一個人,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上帝將只是神性--不再是上帝……一種芬芳,而不是某種有形的東西,很難捉摸,很神秘。

  慶祝將成為美德。不慶祝的人將是罪人。那麼幫助人們變得更慶祝。那是桑雅生的資訊--傳播它!

 

  一個即將返回西方的桑雅生先前曾寫信給奧修關於在那邊開始一個新的中心--她想分享奧修而又不想成為一個傳教士。

  當我說不要做一個傳教士,我的意思是不要把你自己強加於別人。分享,但不要強迫。分享是完全不同的,它對於別人是非常尊重的。分享不是暴力的,強迫就是。你對於別人不尊重,你只是把別人當成工具;你只是對於轉變他感興趣。那是錯誤的。在任何事情上都不要把一個人當作工具,因為每個人都是只他自己的目標。

  傳教士對於別人是非常不尊重的。他的整個想法就是怎樣轉變別人,怎樣讓多一個人成為他宗派的一部份。他不是真的關心分享。分享是完全不同的:你分享,因為你經歷了什麼,因為你看到了什麼。你無條件地分享。如果那個人轉變了,那只是個副產品,那不是它的動機。如果他沒有成為它的一部份,你也是完全快樂的;快樂,因為你分享。你的工作結束了。你不是在尋找任何成效。

  你遇到一個人,你分享你所看到的,就在那堨朴異穭F!現在,那個人對它怎樣反應是他的事。他也許會完全忘記它;那好極了,他有這個權利。他不是被迫要記住它。如果他甚至不謝謝你,那好極了,因為即使要求一個感謝也是醜陋的。你分享是處於你的快樂,而不是為了任何別的什麼。或許他會跳上船與你同行。那也很好。分享不是成效導向的;傳教士是成效導向的:他只是為了轉變才分享。分享有時候也帶來轉變;那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我看到你信中說你很擔心會成為一個傳教士。意識到這種可能性是好的,否則一個人就趨向於成為一個傳教士。只要去分享,忘記它。種下種子,繼續前進,不要向後看有什麼發生於那些種子。在它們的時間,當春天來了,將會發生什麼。通神學運動的奠基人布拉瓦茨基夫人曾經用雙肩攜帶兩個袋子,裝滿種子的大袋子。無論她旅行到哪裡……如果她在火車上旅行,她會坐在窗戶邊,不斷撒種子。她也許不會再遇到那片土地。人們很迷惑,他們會問:「你在做什麼?」她會說:「這些是美麗的種子,當雨來了,他們將會開花。」那些人自然會迷惑。他們會說:「你會再次來到這條路嗎?」她會說:「我是一個周遊世界的人,我也許不會再來了;但那沒有問題。會有人經過,會有人看到這些花,會有人快樂--那就夠了。只要想像它,沉思它,下一次,在下雨之後,當這火車經過,成千上萬的乘客將能夠聞到那些花朵。看看那些顏色就足夠了。一個人還能問什麼呢?

  這就是分享;你只是不斷撒種子。那麼你旅行吧,嗯!撒播種子!很好。

  世界各地有很多奧修的靜心中心和修行居所;他為它們起名字。

  你可以在你家開始一個小中心。

  我不知道我能否做到。

  嗯。我將使你能夠。我從空無中做成人們--不要擔心(笑)。那是我的整個工作。

  只要從一個小的起點開始--不要想大的事情。一棵小樹遲早會成為大樹,嗯?你只要考慮種子,樹會照顧它自己。只要去那堙A有一些磁帶,書籍,叫一些朋友來。你將在那堿齔蛨麍鶡漶A他們會感興趣發生了什麼……叫他們,告訴他們。只是給他們看一點靜心,必然有一些人會有興趣。那麼事情開始運轉了,嗯!

 

  一個新桑雅生說:我只是有一點擔心當我離開這埵^到莫三比克。那堥S有桑雅生中心,沒有桑雅生。

  你將成為我的中心……你將成為我的中心。那就是我的中心開始的方式。不要擔心。很快,桑雅生將會來到--我會應付它。

 

  一個桑雅生說:我將住到愛爾蘭的一個小農場。我想要看到它成長為一個社區。

  在愛爾蘭?試試!我將給你一個名字……。那麼在那堳堨艉@個小中心。

  奧修給予名字「優伯遜塔(Upashanta)」,並談論關於冷靜和安靜的品質:有一種安靜是死的,另一種有生命在其中;一個人應當試著達成後者。如果一個人能保持冷靜,沒有什麼能打攪他……。

  那麼你在你堶惘酗@個大本營,你可以隨時進入它。你可以只是去有一個庇護所。有許多次,生命太過量了,一個人需要進入某個庇護所。生命中有太多的操勞,特別是在西方更是如此,一個人需要一個內在的神殿,在那堨L可以放鬆,休息。

  那麼圍繞這個想法創造一個小修行所,很快人們將開始集結,他們會來。

  全世界有如此一個巨大的期望去找到這個方法。一個人只要開始,人們會來到。當人們來了,當人們成長,你將會極大地欣喜。沒有什麼能比這更令人開心的了,當他看著某個人變得安靜,成長,靜心,快樂,慶祝……。

  那麼當你開始一個中心,一個桑雅生修行所,你在創造一片土地,很多人會來到其中並開花。每一朵花都將幫助你開花。

  這就像園丁看到他的一棵樹開花了--他極其快樂。但是那與你看到一個人在開花相比不算什麼。如果你以某種方式幫助了他,你會感到極其快樂。你的能量被利用了,發揮了某種作用,幫助了某個人……沒有變成破壞性的,成為了創造性的。一個人還能再希求什麼更多的呢?

  它容易發音嗎?優伯遜塔(Upashanta)。很好!

 

  「普富達亞(Purvodaya)」--一個散漫的德國南部的農舍,長期以來的桑雅生中心,它是由桑雅生,孩子,小雞,果樹所構成的社區,不斷有團體在那媯o生,書籍和磁帶從那堣懇o到德國各地。龐大的組織有時候很有效,有時候很混亂。

  悉達多,管理這個中心的人,說:我愛我的社區和我的家庭,但是我不能完全與那堛漣x難一起漂流。所以數百萬的問題出現了,而沒有答案能使我滿意。

  你只是把整件事看得太嚴肅了,那就是全部原因。由於那個嚴肅,你感到它是一個負擔,你也為別人製造了負擔。讓事情以更輕鬆的方式來發展。不要把它當做你不得不做的事情。不要把它當做威望的打分。你通過他不能證明任何東西。享受它……。讓它成為一個遊戲。如果有什麼發生了,很好;如果沒有什麼發生,那也很好。

  我們在這地球上只有一段日子。遲早每個人都會離去,「普富達亞」會由別人來照看,所以為什麼要那麼煩惱呢?我不是說如果你煩惱少了,工作也將更少的發生。會有更多的工作發生,因為在一個放鬆的頭腦塈A有更多的能量,更多的創造性,更多的獨創能力。當你是放鬆的,你幫助別人放鬆。當你是嬉戲的,你幫助別人變成嬉戲的,在遊戲中很多東西會發生。事實上所有創造都是一種遊戲。嚴肅的人不能創造任何東西;他們所有的能量在他們嚴肅的時候喪失了。

  所以,變得少一點德國氣息……少一點嚴肅。事情會變好的--沒有什麼要擔心的。

  這件袍子給你……。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