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70 演講:菩提達摩

   

  雖然當地的權威人士不斷製造問題,第一批桑雅生還是在1979年10月搬到了Saswad去建立新社區了。在奧修的生日慶典那天,有7000個桑雅生前來。後來,在1981年3月,幾個社區搬到那堙C奧修不直接談論這個。

  在1979年10月,奧修介紹了他特別喜歡的大師之一,菩提達摩。

  我如此狂喜,因為單單菩提達摩這個名字都是令我癡迷的。在人類意識的漫長進化中,從來沒有一個像菩提達摩這樣另類的佛--非常稀有,非常唯一,奇異。僅僅在一些小的方面,葛吉夫接近他,但不是非常接近,僅僅是在一些小的方面而已,不是所有方面。

  世界上出現過許多佛,但是菩提達摩如同聖母峰一樣高聳出來。他存在、生活、表達真理的方式是他獨有的;那是無與倫比的。即使他自己的師父,佛陀,也不能與菩提達摩相比。即使佛陀也會發現很難消化這個人。

  這個菩提達摩從印度旅行到中國來傳遞他師父的資訊。雖然他們相隔有1000年,對於菩提達摩來說,對於這樣的人們來說,沒有時間,沒有空間--對菩提達摩來說,佛陀是同時代的人,正如對我來說佛陀是同時代的人。

  表面上你們是我同時代的人,但在我和你們之間有很長很長的距離。我們活在不同的層面上。事實上,佛陀、老子、耶穌、畢達哥拉斯、巴哈丁(Bahauddin)、菩提達摩--這些是我同時代的人。在他們和我之間沒有時間、空間的隔閡。表面上在佛陀和菩提達摩之間有1000年的間隔,但實際上,事實上,連一個片刻的間隔都沒有。從週邊看,當菩提達摩出現,出場的時候,佛陀已經圓寂1000年了,但是在中心,他和佛陀在一起。他說出了佛陀的本質--當然他有自己的方式,他獨有的風格,但是即使佛陀也會覺得它奇怪。

  佛陀是一個非常有教養的人,久經滄桑,非常優雅。菩提達摩的表情則恰恰相反。他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獅子。他不是說話,而是吼叫。他沒有佛陀的優雅;他是粗野的,未經加工的。他不像鑽石那樣經過雕琢;他是剛從礦石堨X來的,絕對的未經加工,未經雕琢。那是他的美麗。佛陀有他自己的美麗,非常陰柔,非常精緻,非常易碎。菩提達摩有他自己的美麗,就像岩石那樣--強硬、陽剛、不可摧毀,一股強大的力量。

  佛陀也輻射出能量,但是他的能量非常寧靜,像耳語,像微風。菩提達摩是暴風雨,電閃雷鳴。佛陀無聲無息地來到你的門口;他不會敲你的門,你甚至聽不到他的腳步。但是當菩提達摩來找你,他會從地基上震動整座房子。如果你在睡覺,佛陀不會驚動你。而菩提達摩呢?他將把你從墳墓堨s醒!他猛烈地敲打,他是個錘子。

  他的表情跟佛陀恰恰相反,但是他的資訊是相同的。他拜佛陀為師。他從來不說:「這是我的資訊。」他只是說:「這屬於佛陀,古代的佛。我只是一個傳信的。沒有什麼是我的,因為我什麼都不是。我只是被佛陀們選中的空心的竹子,用作他們的長笛。他們歌唱;我只是讓他們通過我歌唱。」

  當菩提達摩在說話,他的弟子應該在記筆記……

  那些筆記在地下沉睡了將近1400年。就在本世紀初,它們才被發掘。但是如果它們消失在地下,也不會失去什麼。沒有它們,菩提達摩的教誨也流傳開了,在很多人的生命中開花了。通過從師父到弟子的直接傳遞,菩提達摩的法脈仍然存活著。他點燃的燈還在燃燒。仍然有很多人從菩提達摩的資訊中得到很多。但是這些語言對你們會有用,不當作語言來用,而是當作靜心的引子。

  談論菩提達摩正如談論我自己。我沒有看到任何不同,根本沒有。那是同樣的資訊。菩提達摩非常接近我的心。這個獨一無二的人,不僅僅在人中獨一無二,而且在佛中獨一無二,由於他的獨一無二,他非常接近我的心。他是稀有的花朵--廣闊,但是非常稀罕。

  冥想這些語言。每個字都有重要意義。每個字都是種子。每一個字,如果被允許進入心堙A都能徹底轉變你。

  在1979年10月,一個正面公開的節目從一個戲劇團體開始了,後來還巡迴演出。接踵而來的是管弦樂隊的音樂朗誦、時尚、藝術和工藝表演。奧修不直接談論這些;他們是他的教誨在創造性方面的表現。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