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7-71 奧修的第一輛勞斯萊斯

   

  在1979年12月,奧修第一次坐勞斯萊斯去佛陀屋演講。

  你問:你開著勞斯萊斯來演講有什麼非常高興的嗎?

  這後面有一個很長的故事。我開著……我開著波羅來,像你一樣的人們開始寫信給我說:「這是一輛水電工人的車。」

  我對拉蜜說:「換了它!」於是她買了一輛別克--人們開始寫信給我說:「這是皮條客的車。」

  於是我對拉蜜說:「換了它!」於是她在購買一輛加長林肯。人們寫信給我:「這很好--這是總統的車!」

  我說:「那不好--比開水電工或皮條客的車還要糟糕!」我對拉蜜說:「現在,對於像我這樣可憐的人來說,只有勞斯萊斯才行!」

  「現在,請不要在對它發牢騷。。因為從老子屋到佛陀屋,用直升機是不行的。不要給我製造麻煩了!」

  我遭受病痛之苦,因為我的病不是我說能治癒就能的。它很敏感,所以它隨時可能爆發……。灰塵能引起它,香水--更加危險。有些東西是我不該吃的--任何酸的東西。於是我就躲避它們……。在社區堥C個人都知道我的麻煩,所以沒人會使用香水,沒有哪個抽煙的人會接近我。沒有哪個在流汗的人會來找我,因為任何氣味都會引發它。它的表現就是引起呼吸的麻煩;我的呼吸變得不正常、困難。

  然後咳嗽開始了。然後,咳嗽將持續至少兩到六小時。在晚上就更是問題;那麼我不能睡覺。所以,這個病是我永遠不能說已經治癒了的。我從來不能說我病了;只是有時候,什麼事情發生了,我會病上幾個小時。否則,我就是非常好的。

  第二個問題是我的背。所以我的人也對此作了安排,因為沒有什麼醫療是有用的。在印度我們請了英國來的一輩子研究背部的專家,但是他們也說:「這是奇怪的。」

  我知道他們沒幫助,我對他們說:「這問題不是那種突然的事件--某人滑倒了,背部出現問題。那麼,你能處理它。我的問題是我坐這種椅子幾乎有30年了。椅子換過,但是形狀完全保持一樣。所以我背部有一種特定的彎曲,如果那種彎曲被擾亂了,那麼我就麻煩了。」

  我不能坐你的椅子。那更舒適,但我的背不適合它。我只能用一種汽車。我坐過了所有的汽車,世界上最好的;只有一種汽車的座椅,勞斯萊斯的一種樣式,銀刺,非常適合我。它不是他們最貴的車;他們最貴的是濱海,然後是Carmargue。然後排第三的是銀刺。所以我試用一輛濱海--它們不合適,我的毛病開始了。但坐銀刺它就完全穩定了。

(翻譯者若存)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