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9-03 對奧修的訴訟

 

  12月6日到23日奧修停止了採訪,因為有一起反對他的訴訟

  在過去的15天你停止了接受採訪?

  是的,我不得不停止15天,因為到處都是那麼醜陋。在世界各地我們都在談論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但是在哪裡都得不到允許。我離開美國,在德里著陸之後,我舉行了第一個新聞發佈會。在那個發佈會上我沒有說關於任何宗教的任何東西,因為其中沒有關聯。但遙遠的孟加拉還是發來一份起訴書,說我傷害了他們的宗教感情,所以我必須在1月份出庭。第二份起訴書也到了,第三份也接到了通知。所以我的人認為在我們建立社區之前,最好還是……

  現在我們連一個律師都沒有,所以他們建議我應該等10到15天。我們的律師正在趕來,然後他們就可以處理所有的這些案子。這些是騷擾型案件,說你傷害了我的宗教感情是很容易立案反對一個人的……last506

 

  在美國有國際性的、私家的安全機構。我有最優秀的國際安全機構為我工作,它會告訴我所有正在政府中進行的贊同我或者反對我的秘密。現在我從美國收到這個消息:「印度已經和你了結了,因為美國政府給印度政府施加了巨大的壓力。如果你不相信我們,你可以去查一下他們的絕密檔案。」有一個相關的朋友設法查了檔案,他們是正確的。

  美國政府試圖告訴他們,不要直接攻擊我,因為很難安排這件事情……他們已經看到,他們直接攻擊我,他們已經看到他們如何成為了世界新聞媒體的目標,他們失去了巨大的威信。

  「不要直接攻擊我」,那是他們的建議,「但是也不要允許外國人呆在這堙v,這樣我就無法工作。因為我已經訓練我的四、五千人做各種工作……

  所以現在美國政府對印度政府施加壓力:「不要直接攻擊我,但不要允許我受過訓練的人和我生活在一起,這樣就可以摧毀我的整個工作。」last508

 

  我收到政府中有可靠來源的消息,那就是首先他們不希望任何外國人呆在這堙A所以任何人想要呆在這堙A他就無法獲得簽證。那些想來和我在一起的人,他們只能得到三個星期的觀光機票,而且他們不會延長他們的簽證。這違反他們的政策:他們的政策是大力發展旅遊業。而通過我,他們可以增加成千上萬名遊客。

  在美國,每年至少有5萬人從世界各地過來,所以要阻止所有習慣了為我工作的外國人——印刷,編輯,攝影,建房,修路。這四年塈畯怳w經訓練了各種技藝。

  所以特別是不要允許這些曾經在美國社區的人過來。他們就是這樣做的,他們不允許他們過來。

  我自己一個人無法建立一個社區。而讓印度人創建這種東西是非常困難的。last506

 

  即使是在我自己的國家,我也感到無助。那些照顧我的人:我的醫生,我的護理人員,我的洗衣工,我的清潔工,我的打字員,他們都被趕出了這個國家。

  國際桑雅生運動的主席得到了6個月的簽證,只有一次入境。她做了很多努力,她是一個有著巨大創造力和聰明才智的女人。也許她拍攝了有史以來最好的電影:《教父》。她的電影得到了比以往任何電影都要多的獎項。而這些官員不給她第二次入境。她說:「這沒有用,因為我是這個運動的主席,我必須去和奧修談論相關的問題」,但他們不願給她第二次入境。

  她在尼泊爾陷住了。她發來一個消息:「他們不給我二次入境。」

  有一個人,他是桑雅生運動的秘書,他在德里等了一個月,為了和總理見面,把我們的情況清楚地告訴他:「你不需要擔心,我們不會做任何可能傷害你們國家的事情。我們所有的計畫都是有益的。它不可能有任何害處。」

  但一個月他都無法見到總理。他至少已經預約了12次,而剛好到那個時候預約又被取消了。

  現在要怎麼在這種情況下工作呢?last509

 

  印度政府希望我留在印度,但是有條件。一:不允許外國門徒來見我。二:不允許我接受媒體的採訪。三:我不會離開這個國家。如果我答應了這三個條件,那我就可以留在這個國家。

  我說:「為什麼你們不乾脆把我槍斃了?這些條件簡直是要我的命!」我不得不離開這個國家,因為……因為在政府埵陶\多位高權重的桑雅生,他們通知我讓我馬上離開,因為他們將要沒收我的護照,這樣我就不能離開這個國家了。

  我沒有充足的時間,他們說申請一個簽證,去其他的國家。另外他們還通知所有在德里的大使館不要給我去他們國家的簽證。所以唯一可以去的國家就是尼泊爾,因為不需要簽證——那是印度和尼泊爾之間的協定。psycho23

 

  我喜歡我在克魯·馬納里呆的那個地方,原因很簡單,那條河流過了那麼多的岩石……日復一日,那堻ㄛO音樂,那堻ㄛO舞蹈。但你們瞭解我,即使在我自己的國家堙A我也是外國人。屬於克魯·馬納里的政府開始胡鬧。他們制訂了一條法律:一個不是在他們地區出生的人不能購買任何土地——就是為了阻止我。但我的社區需要一片遼闊的土地,而它就和你們想像中的這個國家一樣發展緩慢——沒有教養,貧窮,完全受到政客的控制。

  你們將會吃驚,在我離開克魯·馬納里的那天,他們準備逮捕我,原因非常荒唐和可笑。對他們來說理由是非常充分的……當我離開克魯·馬納里,1小時以內逮捕令就到了我住的那個地方。那個逮捕令非常搞笑——這讓我覺得我們的專家都是背著知識的笨驢。

  逮捕的原因就是我在美國付了40萬美元的罰金,所以我必須交稅,而且我必須說明我從哪裡得到的這些錢。我從來沒有在這個世界上的任何地方付過任何罰金。我甚至不知道付罰金那些人的名字。連我的看守都感到吃驚,因為他們沒有意料到,他們清楚地知道我一分付罰金的錢都沒有。而要40萬美元……那幾乎是600萬盧布。我要從哪裡拿錢來付呢?

  但我是一個什麼事都不擔心的人。我堶惜@刻都沒有產生過這種想法:這有可能是個陰謀——把我關在監獄堙A至到交上罰金為止。

  我從來不去想明天。今天是那麼美麗,那麼滿足——誰去關心永遠不會到來的明天呢?……

  我剛好前一個小時離開克魯·馬納里——他們到達江邊我居住的小屋的時候,我還在機場。現在印度政府還一直發信說我必須交稅。這是非常愚蠢和不合邏輯的措施——在邏輯學上他們稱之為無限回歸——如果我交了稅,然後我就必須給我交稅的錢交稅。自然的……哪裡才是終點呢?每一次我交稅,我都是那些錢的所有人——然後我必須為那些錢再次交稅。它會無限地繼續下去。要麼你一開始就停止,要麼就沒有辦法停止。而且他們很清楚我什麼錢都沒有,我什麼財產都沒有。一切東西都是喜愛我的人讓我使用的,一切都屬於他們。

  但是政府一直是愚蠢的。事實上,如果你不是愚蠢的,你就沒有資格從政。他們看不到這個要點嗎?如果別人付了罰金,我甚至不知道他們的名字,怎麼可以要求我交稅呢?

  但是同樣的愚蠢在全世界所有的官僚機構非常盛行。似乎一旦他們成了政府官員,他們的頭腦就停止運轉了。mani14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