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9-04 奧修赴加德滿都,尼泊爾

 

  1986年1月3日,奧修飛往加德滿都,他住在那堛瘧牯葦.歐貝羅伊(Soaltee Oberoi)賓館,他立刻舉行了新聞發佈會並開始演講。世界各地的桑雅生來和他坐在一起。

  你的門徒到機場迎接你,他們拿的海報上寫著:「佛陀航線,歡迎新的佛。」這意味著他們把你看成一個新的佛。你認為自己是佛陀的化身嗎,或者是一個新的佛?

  不。尼泊爾確實是一個佛境,印度沒有權利宣稱它是佛境。這種榮耀與輝煌屬於尼泊爾。

  而「佛」只是意味著一個覺醒的人。它不是一個人的名字。

  我不是任何人的化身。我就是我自己。但我和一個人可能達到的清醒程度一樣。

  所以一個人稱我為「佛」是完全正確的。這堶惆S有什麼不對。從印度到尼泊爾來拜訪這個佛境是不錯的,印度一直狡猾地宣稱他是印度的兒子,那不是真的。last517

 

  這個國家的國王把我看成一個覺醒者。但他以為他自己是一個有很高靈性修為的人,他不是。要得到他的傀儡,得到他付錢的僕人的支持是很容易的,他們會說:「是的,你是個偉大的靈性領袖。」

  但如果他把我看成是一個成道者,他至少應該來見我一次。我是他國家的客人,他應該知道東方的傳統。light20

 

  尼泊爾國王願意讓我在那堜w居和建立社區,但條件就是我不應該有反對印度教的言論。尼泊爾是一個印度教國家,它是世界上唯一的印度教國家。

  我拒絕了。我說:「我從來不計畫說什麼和不說什麼。我無法保證。如果我看到有什麼東西是錯誤的,它是印度教的,基督教的還是伊斯蘭教的都沒有關係。我就會講話反對它。」socrat05

 

  幾天前一個老人問我——他是尼泊爾國王的私人秘書——「我不指望在這輩子可以體驗到你所談論的任何東西。」

  我說:「為什麼呢?為什麼你這麼灰心喪氣呢?我所談論的東西在一秒鐘之內就可以體驗到。你所需要的一切就是仔細地聽我講話,然後去付諸實現。沒有必要等待來世。也許你前世也是這樣做的,你只是在重複舊有的習慣,認為它不可能在這短暫的生命當中發生。你在想:『現在時間幾乎已經過去三分之二了,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時間:我怎麼可以有這麼大的體驗呢?』」

  在我和他交淡的時候,我教給他一種靜心——就是只觀照他的呼吸——我知道那個困難是什麼。他沒有聽我講話。當我跟他講話、把這個方法教給他的時候,他的頭腦埵b準備當我停下來,他一定要對我說的話。

  當我停下來,他沒有繼續談我對他講的話。他立刻跳到某些和我對他說的完全無關的事情上面。為了讓它看起來是有聯繫的,他說:「除了觀照呼吸……我一直睡得很安詳——我什麼夢也不做。」

  我告訴他如果你觀照著呼吸入睡,你就會觀照著呼吸醒來。那就絕對證明你已經明白了這個方法,你已經掌握了它——因為當你入睡的時候,不管最後一個念頭是什麼,它都會持續一整晚,而且它總會是第二天早上的第一個念頭。它等待8個小時。

  所以他說:「除了觀照呼吸……這是我的體驗,我睡覺時的那個念頭就是起床時的第一個念頭。開著車在尼泊爾郊外寧靜的小路上,我感到充滿了喜樂,以至於我眼堿y出了淚水,我不得不把車停下來,因為我看不見了。」

  我問他:「是誰告訴你做這些事情的?」

  他說:「沒有人。我一直是自己在嘗試。」

  我說:「那我就明白為什麼會有恐懼,說你這輩子做不到了。也許你這輩子真的做不到。這些都只是片段——你並不知道整體。而且你不知道如何把這些片段連結成整體。」

  「你沒有跟過師父。你只是在做——用一種隨意的方式——你從什麼地方看到的,你從什麼地方聽到的。但是靈性體驗是一個有機整體。你需要一個在他眼埵鳥蒤蚅@景的人。他可以給你從哪裡開始的鑰匙,這樣你就不會在結束的時候支離破碎。它們不會有任何作用。它們只會欺騙你,讓你認為你在道上。」……

  從實際出發,師父是絕對需要的。但記住師父並不佔有人們。師父不是人們的師父,師父是他自己的師父。

  人們是因為他的教藝被吸引。他們不是被奴役。如果有任何人奴役他們——那就是你們所謂的宗教一直在做的——那麼這個人就是騙子,他會摧毀你,而不是在你堶掖迣y出一個新人。

  所以這是一個師父的基本標準:他不會奴役你。相反,他給你全然的自由。如果你選擇做什麼事情,那是你的選擇。它不是強加在你身上的,它是你的選擇。

  師父可以把事情對你說明,但那個選擇永遠是你的。而且師父永遠不會覺得比你高人一等。

  他將會一直強調:「我只是個人——不是先知,不是救世主,不是人類的救星。我只是一個像你們一樣的人。如果有任何區別的話,那是很小的。那個區別就是我已經清醒了,而你們還在沉睡。」

  不過你們睡著了的這個現象就說明你們可以清醒過來。一個死人無法睡著,所以他也無法清醒。沉睡或者清醒是同樣的能量。

  一個完美的師父會讓你們確信,你們和他一樣有能力擁有所有的體驗,把你們從這個普通的、平庸的世界奡ㄓ禸噾F性的天國,到此時此地。light15

 

  佛教不是一種狂熱的宗教。

  我們不久前在尼泊爾的時候——尼泊爾是一個佛教國家——所有佛教和尚的首腦來聽我演講。我知道他去遊說過部長,總理和其他重要人物,對他們說:「你們應該來。不要聽那些報紙胡說八道。到這堥荂A聽他講話。」

  他就坐在我前面——一位老人——每當我說到某些非常接近佛陀核心的東西,我就可以看到那個老人在點頭。他是不知不覺地在這樣做。他非常的和諧,所以他感受到了這一點,這是他所聽過的最純粹的東西。我不是在談論佛陀,但他瞭解那個味道。

  一整天他都在加德滿都遊蕩,他忘記了他自己作為尼泊爾和尚首腦的工作。他告訴人們應該來聽我演講,他說:「不要管報紙上是怎麼說的。當這個人在這堙A為什麼要錯過他呢?」漸漸地,他帶來了許多人。

  你不可能指望印度教的商羯羅查爾雅這樣做,或者是耆那教僧侶的頭領,或者是天主教的教皇,那是不可能的。transm21

 

  靜心就是那把鑰匙。為什麼不與你同在,要過一種靜心的生活那麼困難呢?

  它是困難的,因為你還無法找出你自己靜心的源泉。

  與我同在,你不需要靜心。只要與我同在,寧靜就降臨到你身上。你的心跳就有一種不同的節奏,你的生命就感到一種巨大的滿足。

  但這只是一種投影。你不應該被投影給騙了。享受這個投影,讓它盡可能深入地穿透你。但這只是一個例子,如果它可以在我在的時候發生,為什麼它就不能在我不在的時候發生呢?——因為它是發生在你身上。我也許起到一種催化劑的作用,但那個源頭在你的內在,你只是必須要去嘗試它。

  比如說,你和我同在的時候,你就覺得靜心來得容易。事實上你不需要思考它,它就在那堙C只要坐在你的房間婺掑@下。如果有幫助,那就想想我,想像我就坐在你面前,讓同樣的體驗再次發生。你將會驚訝,你不知道你的意識有多大的能力……

  與我同在的時候要記住:靜心是容易的,因為與我同在的時候,愛是容易的。

  所以不管你身在何處,去愛。

  愛和你在一起的人,愛你看到的天空。愛你經過的樹木。

  只要成為愛——每當你隨著愛振動的時候,你就會發現我走在你身邊,我坐在你身邊,我和你手拉著手——誰說我在那遙遠的地方?你會立刻看到證明,因為靜心會從四面八方湧向你,將你淹沒……

  所以每當你覺得沒有我,要靜心不太容易,那就想一想我對你的愛,想一想你對我的愛。

  愛會立刻消除距離。

  你會發現我和在這堛漁伬啎@樣多——甚至更多。一旦你發現了這一點,就不會再有問題:不管你在哪里,靜心都是你自己的,都是你自己的能量。light13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