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幻象

第三部分 注意看,你就會知道

十 為什麼要執著?只要歌唱

  內在的神不需要其他的神來崇拜,一切所需要的就是一個人自己本質的醒悟、覺知和意識。

  一旦他變得意識到他自己,他就不再是必有一死的,他就變成不朽的。他一直都是不朽的,但是因為他的誤解,他把自己降級為必有一死的,降級為一個將會死的人。雖然在你堶悸漸糽R和意識是永恆的,是不朽的,你還是一直在害怕死亡,因為你每天都看到有人在死,而每一個人的死都會提醒你自己的死。

  詩人歌曰;「永遠不要問那個鐘是為誰敲的,那個鐘是為你敲的……」

  他有某些真理要傳達給你。每一個死亡都是象徵性的,它顯示出你跟他們排在同一排,而那個行列變得越來越短,每一天你都越來越接近死亡。事實上你生下來的那一天並不是你出生的日子,而是你開始走向死亡的日子。從那一天開始,你就每天都在死,在你的每一個生日,你距離死亡就更近一年。

  人們會死,動物會死,樹木會死,鳥兒會死,這是一個絕對確定的事實。你怎麼能夠避開你將會死的這個事實?它也許是明天,也許是後天,問題只是在於時間……

  但是那些覺知到他們的本性的人都知道沒有人會真正地死。

  死亡是一個幻象。

  你曾經看過人們在死,但是你曾經看過你自己在死嗎?當你看到別人在死,你真的是看到別人在死嗎?一切你所能看到的,一切你們的醫學所能看到的,就是那個人停止呼吸,他的脈搏消失了,他的心跳不存在了,所以他們宣稱說他死了。

  就在幾天之前,有一個住在巴基斯坦喀什米爾的人,他第三次欺騙了他的朋友、他的同事和他的家人。在135歲的時候,他第三次死。人們感到非常懷疑,因為先前有兩次,他都在耍把戲。醫生診斷說他死了,也證明他死了,然後他又醒過來,睜開他的眼睛開始笑。所以當他這一次死的時候,人們都非常小心,醫生也非常小心,但是他們都很確定這次是真的死了,毫無問題。

  他們說:「或許以前他是欺騙了你們,但是這一次他真的死了。就醫學所能夠知道的,他具備了死人的每一個條件。」當那張死亡證明書由3個醫生共同簽下了字,那個人再度睜開他的眼睛笑著說:「聽著,當我下一次要死的時候,我將會真的死,我只是想再多一次……」

  巴基斯坦的喀什米爾那個地方是一個長壽村,一個人活到120歲是很平常的、很正常的,你也可以找到活到150歲的人,它並不是那麼正常,但還是有好幾百人活過150歲,有非常少數的幾個人還活到180歲,而他們仍然很年輕,仍然在田堣u作。

  全世界各地的新聞記者都來採訪他,因為他是一個非常稀有的人,三次被證明死亡,三次他都公然挑釁所有的醫學知識和醫療科學,他們都問他:「你一直在做什麼?到底是怎麼了?」

  他說:「沒什麼,因為我並不是我的身體,我知道這一點,我不是我的呼吸,我知道;我不是我的心,這一點我也知道。我超越了所有這些,我只是溜進彼岸。心跳停止了,脈搏停止了.你們都被愚弄了,然後我再度溜回我的身體,血液就開始流動.脈搏開始脈動,心開始再度跳動。」

  他是一個單純的人,一個農夫,他不是一個瑜伽行者,他從來沒有練習過任何事情,但是當他還很小的時候,不超過七、八歲的時候,他碰到一位蘇菲的神秘家,他告訴他說死亡是一個幻象,他非常天真,所以他就接受了這種說法。

  那個蘇菲神秘家告訴他說;「有一種很簡單的方法可以進出你的身體,只要從外面來看,觀照著你的身體,突然間在你和你的身體之間就會越來越產生出一個距離,不久,身體就會跟你離得很遠很遠。觀照著你的頭腦,同樣的情形也會發生在頭腦中。」

  「你只要保持是一個觀照者.你就能夠溜出身體,溜出頭腦,溜出你的整個人格,而要回來是你可以控制的、因為你溜了出去——你知道你溜出去的方法,所以你也知道怎麼回來的方法,那個方法就是觀照。你就可以溜出去.現在停止觀照,變得跟身體認同,說:『我是身體、我是頭腦、我是呼吸、我是心跳。』那個距離就會立刻消失,你就會更接近,很快地,你就會溜回身體堙C」

  當你跟身體認同,你就變成了身體,那麼你就是必有一死的,那麼就會有對死亡的恐懼。不跟身體認同.你只是一個觀照者,你只是一個純粹的意識,一個「沒有頭腦」,那麼就沒有死亡,沒有疾病,也沒有老年.就你的觀照而言,它是永恆的,它永遠都是新鮮的、年輕的、不變的。

  真實的宗教不會教你去拜拜,真實的宗教會教你去發現你的不朽,去發現你堶悸滲哄C

  每一個人終有一天都要輕過死亡之門,如果你能夠記住你只是純粹的意識——不是身體、不是頭腦、不是心、不是你的錢、不是你的聲望、不是你的權力,也不是你的房子,而只是純粹的意識,那麼你就能夠毫髮無傷的通過死亡的障礙,那麼死亡甚至無法在你身上留下一個凹痕。

  有一個偉大的國王,他的名字叫作亞亞提,當地100歲的時候——他生活過得非常好,他享盡了人間的一切。

  死神來臨,告訴亞亞提說;「準備好,你的大限已經到了。我要來帶你走。」

  亞亞提看到死神,雖然他是一個偉大的戰士,打過很多勝仗而他面對死神還是會顫抖.他說;「但是現在太早了。」

  死神說;「太早了你已經活了100年,甚至連你的小孩都已經死了,你的大兒子也已經80歲了,你還想要怎麼樣呢?」

  亞亞提有100個兒子.因為他有100個太太,他要求死神說;「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我知道你必須帶走一個人,如果我能夠說服我的一個兒子,你能不能再給我100年,而帶走我的一個兒子?」

  死神說;「如果有別人要跟我走。那沒有問題,但是我不認為……如果你沒有誰備好——你是父親,你已經活了比較久,而且你已經享受過每一件事——為什麼你的兒子會準備好呢?」

  亞亞提招來他的100個兒子,年齡較大的那些都保持沉默地,有一個很大的寧靜,沒有人說什麼·,只有一個最年輕的兒子,他只有16歲,他站起來說;「我已經準備好了。」甚至連死神卻為那個男孩感到遺憾.他告訴那個年輕人說:「也許你太無知了。你沒有看到你那99位大哥都不敢吭聲?有的已經80歲,有的75,有的78,有的70,有的60,他們都已經活過,但是他們仍然想要繼續活下去,而你根本還沒有生活過,要把你帶走甚至連我自己都覺得難過,你再考慮一下。」

  那個男孩說:「不,看到這種值形我就能夠完全確定,不要覺得難過或遺憾,我作這個決定是帶著全然的覺知。我可以看到,如果我的父親在100年堶掖ㄤL法滿足,那麼我停留在此,還有什麼意義?我怎麼能夠滿足?我看到我的99位哥哥,沒有一個滿意的,所以,為什麼要在這塈賳禤伅﹛H至少我能夠幫我父親一些忙,在他的老年,讓他再多享受100年,但是我可以結束了,看到沒有人可以滿足這種情況,我可以徹底地了解一件事;即使我活到100歲,我也不會滿足。所以;我今天走和90年後再走是一樣的,你現在就把我帶走吧!」

  因此死神就帶走了那個男孩、經過了100年後,死神又來了,亞亞提的情況還是一樣,他說;「這100年過得真快,所有我那些年老的兒子都過世了,但是我還有另外一群兒女,我可以再給你一個兒子,你就饒了我一命吧!」

  故事就這樣繼續到1000年,死神來了10次,有9次他都帶走其中的一個兒子,然後亞亞提就再多活100年。第10次,亞亞提說:「雖然我還是跟你第一次來的時候同樣地不滿足,現在,雖然不願意,但我還是得走.因為我不能夠繼續要求你幫忙,已經太過分了。對我來講,有一件事已經變得很確定,如果1000年還無法幫助我滿足,那麼即使再1萬年也是沒有辦法的。」

  那是執著。你可以繼續生活,但是當死亡的概念浮現,你就會開始顫抖,然而如果你不執著於任同東西,死亡在這個片刻就可以來,而你將會處於一種非常歡迎的心情,你將會全然準備好跟它走、在這樣的一個人面前,死亡就被打敗了。死亡只會被那些隨時說準備去死而沒有任何抗拒的人所打敗,他們變成不朽的,他們變成了佛。

  免於執著就是免於死亡;免於執著就是免於生死的輪迴;免於執著使你能夠進入宇宙的光,而且跟它合而為一,那是最大的祝福,那是最終的狂喜,超出它之外就沒有什麼東西存在了。你已經回到了家。

 

摘自《評菩提達摩》1987年7月7日晚上

十一 生命只是一個挑情,死亡才是性高潮

  鍾愛的師父,當世界上的人突然瞭解到他們正處於一個無法阻止的,會殺掉大多數人的毀滅性瘟疫之中的,人類的意識會變得怎麼樣?

  它因人而異,對於那些完全有意識的人而言,不會有什麼事發生、他將會接受它,就好像他也接受其他每一件事一樣,將不會有抗拒或焦慮。

  就如他能夠接受地自己的死,他也能夠接受這個星球的死,而這種接受絕不是……悲劇,相反地,他會將它視為理所當然——每一樣東西都被生下來,然後活一陣子,之後就必須一死。

  這個星球在五十億年前不存在。然後它被生下來,不管怎麼說,即使人類的頭腦想要安排渡過這個由政客所制造出來的難關,這個星球也無法活得太久,因為太陽正在垂死、再過幾百萬年之後,它將會耗盡它所有的能量。一旦太陽死了,這個星球就不可能再存活。我們生命全部的能量都來自太陽。

  一個具有完全覺知的人會將它接受成一種自然的現象。

  就在現在,樹葉從樹上掉下來;前天晚上有強風,樹葉像下雨一樣地落下來.你能夠怎麼樣呢?這就是存在的法則,每一樣東西部進入形式,然後消失成無形、所以,對一個醒悟的人來講。他的意識將不會有任何改變,對還沒有醒悟的人來講,將會有不同的回應。

  我聽說,有一個人正在垂死,他已經很老了,他已經經歷過他的人生,所以不需要再擔心死亡,因為太陽已經下山,所以天色漸漸變暗,那個人睜開眼睛間坐在地右邊的太太說:

  「我的大兒子在哪裡?」

  他太太說:「他就坐在我的前面,在床的另一邊,不必擔心他,在這個時候然什麼事都不必煩惱.只要放鬆和祈禱。」

  但是那個人又說:「我的二兒子在哪裡?」

  他太太說:「他就坐往你大兒子旁邊。」然後那個老年人幾乎已經走在死亡的邊緣,卻開始爬起來。

  他太太說:「你在幹什麼?」

  他說:「我在找我的第三個兒子。」

  他太太和地兒子們都覺得他很愛他們,第三個兒子就坐在靠近腳的地方。

  他說:「爸爸,我在這堙A你可以放心.我們都在這堙C」

  他說:你們都在這堙D而你們叫我放心?我那個店誰來照顧?

  在臨死的時候,他還在擔心他的店。

  很難會預測不同人的無意識頭腦會怎麼反應,他們的整個人生將會烙印在他們的反應,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每一個人的生命都走不同的路線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經驗.他們高潮的點也都有所不同。

  死亡會將你主要的人格帶到表面。

  另外有一個老年人在垂死,他是一個非常富有的人。他所有的家人都聚集在那堙A大兒子說:「在他過世之後我們應該怎麼辦?我們必須租一輛車將地帶到墓地去。」

  最小的兒子說:「他一直都在渴望有一輛勞斯萊斯的車子在有生之年,他無法享有,但至少在他死的時候,他可以享受一程.當然那只是單程的,開到墓地就結束了。」

  但是那個長子說:「你大年輕了,你不懂事,死人無法享受任何東西,勞斯萊斯的車或相待車對一個死人來講都一樣,我想我們用福特車就可以了。」

  二兒子說:「我們為什麼要那麼浪費?屍體要能夠被載走就可以了.我認識一個人,他有一輛卡車.它載起來更舒服,而且也比較便宜。」

  三兒子說;「我受不了這一切的荒謬,為什麼要擔心勞斯萊斯、福特車或卡車?他又不是結婚,他是死掉了。我們就把他放在平常放垃圾的垃圾堆上,垃圾車就會自動將他帶走.根本不需要什麼費用。」

  就在那個時候,那個老年人睜開他的眼睛說。「我的鞋子在哪裡?」

  他們說:「你要穿鞋子幹什麼?你只要休息就好了。」

  但是他說:「我要我的鞋子。」

  大兒子說:「他很頑固,或許他想要穿著鞋子死,就讓他穿吧。」

  那個老年人在穿鞋子的時候說:「你們不需要擔心費用,我還有一口氣在,我可以自己走到墓地去,我們就在那堥ㄐA我將會剛好死在墳墓旁邊,你們都那麼浪費,太令我傷心了.即使在我有生之年,我也只不過是在夢想一輛勞斯萊斯的車子,或是其他漂亮的車子,夢想很便宜,你可以夢想任何東西。」

  據說那個老年人真的自己走到墓地去.他的兒子和他的親戚們都跟隨著他,他剛好就死在墳墓的旁邊——為了省錢。

  一個即將要死的人的最後一個思想是他的整個人生、整個哲學和整個宗教最具有特點的部分,它是那個恃點最佳的表現。

  有一個克里虛納姆提的追隨者,一個老年人,他在印度被受尊敬,他以前時常來找我,因為他的兒子是馬德亞·普拉諜西和傑波普憲兵法庭的首席檢察官,他時常來看他的兒子.每當他來到那堙A只要我在,他就會來看我.他老人家追隨克里虛納姆提幾乎有50年的時間,他已經放棄了所有的儀式和所有的經典,他在邏輯上和理智上絕對相信克里虛納姆提是對的。我曾經告訴他:「你必須記住;理智上的信念或邏輯的信念是非常膚淺的,在危機的時候,它將會消失、蒸散。」

  但是他告訴我:「已經有50年了.它不可能仍然保傳膚淺。」

  有一天他的兒子跑來告訴我說:「我父親快要死了,我想不出來在臨死前他還想見其他什麼人,他非常愛你,所以請你跟我來,我有車子可以載你,不需要花很多時間。」

  所以我就跟他去了,當我進入他父親的房間,他的嘴唇靜靜地在動,所以我就進去,我也是保持肅靜,因為我想要聽聽他在重複念什麼,他在念;「南無,南無,南無。」——印度神的名字.有50年的時間,他都一直在說沒有神。

  我搖動他的身體,他睜開眼睛說:「不要打擾我,這不是爭論的時候。」

  我說:「我不是要爭論,我只是要問;那50年到底怎麼了?這個重複念神的名字來自哪裡?你一直都堅持說沒有神。」

  他說:「在那個時候,那個想法沒有問題,但是現在我快要死了,醫生說我只有半個小時可以活,你就不要來打擾我.如果沒有神,重複誦念他的名字也不會有害,但是如果有神,而你死的時候不誦念他的名字,你會被列入黑名單,我不想入地獄,我在地球上已經受夠了苦。」

  我說:「那就是我以前告訴過你的、理智上的信念是沒有用的。」

  後來他沒有死,他活過來了。三、四天後我去看他,他坐在花園堙A我說:「那天晚上如何?」

  他說:「忘了它吧!那是我在脆弱的時候、對死亡的恐懼使我開始重複誦念神的名字,否則並沒神。」

  我說:「在意味著你需要另外一個垂死的經驗、這是你第一次的心臟病,你活過來了,第二次複發不久就會來臨,最多你只能夠活過第二次,第三次你就躲不過了,記住你所告訴我的。」

  他說:「忘掉那一切.我絕對確定沒有神。」

  我說:「只要讓死亡開始接近你,你那膚淺的、理智上的信息就會立即消失。這個沒有神的概念並不是你自己的,它是借來的並不是你自己的發現.它不是你自己的洞見,也不是你自己意識的一部分,而只是你頭腦的一部分。」

  人們對死亡的反應會有所不同。

  你在問:「當世界上的人突然瞭解到他們正處於一個無法阻止的,會殺掉大多數人的毀滅性瘟疫之中時,人類的意識會變得怎麼樣?」

  有幾點可以報確定地說;「當整個世界即將要毀滅,所有你的關係——你的母親、你的父親、你的女朋友、你的太太、你的先生、你的男朋友和你的小孩——都變得沒有意義.當整個世界正在消失。要進入死亡、進入黑洞,你在有生之年所創造出來的關係將無法保持完整。事實上,在我們的關係背後,我們都是陌生人。

  它會使一個人覺得害怕,所以一個人永遠不會去洞察它,否則,即使當你在群眾之中,你也是單獨的;即使你的名字為人所知,那有什麼差別嗎?你仍舊是一個陌生人。這是可以看得到的,先生和太太或許生活在一起30年、40年或50年,但是他們越生活在一起,他們就越覺知到他們是陌生人。

  在他們結婚之前。他們會有一個幻象說,或許他們是天生的一對,但是當蜜月結束,那個幻象就消失了,他們之間的距離將會變得一天比一天遠——雖然他們可能會假裝每一件事都很好,都沒有問題,但是在內在深處,他們都知道他們是陌生的。

  這整個世界都充滿了陌生人,如果它將在下一個片刻消失,如果它在所有的廣播電臺和所有的電視臺被宣佈,你會突然看到你自己是完全赤裸裸的——完全單獨。

  有一個小孩跟著他父親到動物園去,他們看到一隻非常兇猛的獅子被關在籠子堙A它在那堥咫W走下的,那個男孩變得非常害怕,他年紀還不到9歲,他告訴他父親說;「爹,如果這只獅子跑出來,而你有了三長兩短,你要趕快告訴我要坐幾路的公車回去。」

  在這種情況下,他是在同一個非常有關的問題、他無法想象如果有什麼問題發生在他父親身上。那些事也會發生在他身上,但是如果他父親有了意外,而他還活著.他需要知道公車的號碼,那個父親感到很驚訝,他兒子根本沒有想到他自己,他會怎麼樣就會怎麼樣,他所顧慮的是要知道公車的號碼。

  死亡的氣氛會突然帶走你所有的面具,它會突然使你覺知到你是單獨的,你所有的關係都是虛假的,都是去忘掉你的單獨的方式——以某種方式創造出一個家庭,使你在它堶採控o你並不是單獨的。

  但是死亡將會暴露出這一切,而這只關於小小的死亡,如果整個世界都面臨死亡,你所有的關係都將會在它前面消失。

  你將會單獨走向死亡——一個陌生人,沒有名字,沒有連聲,沒有受人尊敬,沒有權力,完全無助。但是在這種無助的情況下,人們的行為還是會有所不同。

  有一個老年人要去跟一個年輕的女人約會,所以他先去找醫生,醫生開始給他一種壯陽劑,可以增加和延長他的精力,他帶著他的女伴到一家城堻怞n的餐廳。當他們點完了湯,他叫地的女伴去補妝,然後他把服務生叫到身旁,私下告訴他:「在你從廚房要把我的湯端出來之前,將這些藥丸放進我的湯堙C」那個年輕的小姐補妝回來。但是過了15分鐘,他們點的湯還沒有端來,那個老年人把服務生叫過來,以要求的口吻說;「我的湯呢?」

  那個服務生回答;「再過幾分鐘就會端來,等那些麵條不再硬起來的時候就端來。」

  在死的時候,在那些沒有意識的人的頭腦堻怑垠n的主題就是性,因為性和死是同一個錢幣的兩面。

  當整個世界快要毀滅了,大多數無意識的人,他們一直在壓抑他們的性,他們將只會想到性,他們不會想到任何其他的事,所有他們的共趣、嗜好和宗教都將會消失、世界就快要毀滅了,在死亡摧毀每一樣東西之前,或許他們能夠再作愛一次.他們一直在壓抑他們整個生命的能量——他們的性衝動——按照教士們的教導,按照社會和文化所給予他們的指示——現在這些都無關緊要了。每一樣東西都即將要消失,他們不需要擔心會不會受人尊敬,他們也不管宗教了。

  但是它因人而異,依他們怎麼生活而定。如果他們過著一種沒有禁忌的自在生活.每一個片刻都盡情地去生活,那麼或許他們只會去看著它,它將會是世界上最大的悲劇、最大的戲劇。他們將不會做任何事,只會靜靜地坐著觀察,但是人們究竟會怎麼做並沒有一個通則。

  只有對成道的人來講,可以絕對保證,將不會有任何不同,他們知道這是一種自然發生、這就是佛陀的整個方法——如是的哲學——有一個時間,當秋天來臨.樹葉就必須離開。

  當春天來臨,花朵就會開放出來,尤其在東方——西方沒有這樣的概念——在東方他們認為每一個創造都會退回到它的原點,就好像每一個人在經過了一整天的工作之後,到了晚上就進入睡覺。這是一個非常強而有力的概念,每一個創造.在經過一段時間之後——他們甚至談到精確的時間,一個創造會維持多久——都會退回到它的原點,它也需要休息,所以,對成道的人來講,它並不是什麼不尋常的事,它是存在本身的一部分、當白天結束,晚上也結束,那個創造就再度甦醒。

  現代的物理學已經接近那個概念,首先他們發現黑洞;在太空埵酗@些奇怪的黑洞,如果有任何是球靠近黑洞,它就會被拉進去而消失。但是科學瞭解自然界的平衡,所以現在他們說,一定也有白洞。或許黑洞是門的一邊,而白洞是門的另一邊。一個星球或一個星星從一邊進入黑洞而消失,然後從另外一邊——白洞,誕生出一個新的星星來。

  每天都有新的星星被生出來,也有舊的星星死掉,生和死形成一個連續的迴圈.如果生命是白天,死亡就是黑夜,它並不反對白天,它只是休息、睡覺,它是一個恢復活力的時間。

  一個具有瞭解性的人將不會被它所打擾,但是無意識的人會瘋掉,他們會開始做出一些他們從來沒有做過的事、他們一直在控制他們自己,現在控制已經沒有意義了,不需要了。

  如果能夠事先知道——那是不大可能的,因為如果使用核子武器,要摧毀整個世界。需要10分鐘.所以不太可能你會事先被告知:「準備好!」光是聽到廣播電臺或電視臺宣佈說10分鐘之內世界就要瓦解,那個震驚或許就會使你癱瘓,那個震驚將會非常大,以前從來沒有過。

  或許大多數人都會死於這個震驚,而不是死於核子武器。

  光是聽到說整個世界將在10分鐘之內就要毀滅,這樣就夠了。那個震驚將會摧毀他們脆弱的存在,所以預言人們將會怎麼做,那只是假設性的。

  只有對成道的人而言我能夠繼對保證,以我自己的真知來保證,他們將不會有什麼不同。如果他們在喝茶,他們將會繼續喝茶,他們的手不會顫抖;如果他們在洗澡,他們將會繼續洗澡。他們將不會感到震驚;他們將不會癱瘓,也不會瘋掉,他們也不會放縱在他們所壓抑的事情上面,因為一個成道的人沒有壓抑,他一直都只知道對自然說一句話「是」。

  他們將會對正在消失的地球說「是」他們將會對最終的死亡說「是」,他不知道「不」這句話。他們不會有任何抗拒,他們將會是唯一有意識地死的人。一個有意識地死的人將會進入永恆的生命流,他不會死。

  那些無意識地死的人將會被生在另外某一個星球,將會被生在另外某一個子宮.因為生命無法被摧毀,即使核子武器也無法摧毀生命,它只能夠摧毀生命所寄居的房子。

摘自《隱藏的光輝》1987年3月18日

上一節 目錄 下一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