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與健康下

第二十章洞悉未來

第一個問題:

  最近你談到科學,以及我們如何可以產生出新人類——更聰明、更具有創造力、更健康和更自由的人。它聽起來很吸引人,但是同時令人心生畏懼,因為會有一種大量生產的感覺。能否請你談論關於我所感覺到的恐懼?

  它的確非常吸引人,但是不需要對它有任何恐懼感。事實上,幾百萬年以來我們一直做的就是大量生產——沒有經過計劃的大量生產。

  你知道你會生下哪一種小孩嗎?你知道他會終身瞎眼、殘廢、低能、生病、脆弱、並且很容易感染各種疾病嗎?你的愛人知道他在做什麼嗎?當你在作愛的時候,你並沒有帶著任何觀念,甚至連猜測的可能性都沒有。你們在生小孩就好像動物在產子一樣,你們並不覺得它很神聖,你們也不覺得它有任何恐懼。你們可以看到整個世界都充滿了低能、殘廢、瞎眼和聾啞的人,所有這些垃圾!誰要為它負責?它不是大量生產嗎?

  我科學生產的觀念是有意識地、警覺地、有覺知地將一個訪問者帶到這個世界來。我們知道他是誰,他是什麼,以及將來他會變成什麼,他會活多久,他會有多少聰明才智。不管是在身體上或心理上,我們會以任何方式來拋棄瞎眼、聾啞和低能等所有的可能性,而你卻覺得害怕嗎?不要那麼愚蠢。

  以科學的方式來生小孩並不是像動物一樣。當你用科學的方式來生小孩,你是在超越動物。它是非常吸引人的,它是最偉大、最吸引人的事情。我們可以操縱它,它已經是一項科學的事實。我們可以安排生出比較健康的人,他可以按照我們的期望活得很久,我們可以給他們盡可能多的聰明才智,以便去應付他們的工作。

  一對夫婦來到科學實驗室,說他們想要一個像愛因斯坦的小孩,但是要比他來得更好,要能夠活到兩百歲,他必須很強壯,永遠不生病。科學實驗室會從銀行塈鋮鴞X適的卵子和合適的精子,然後小孩子就在試管堶掩s造,各種環境都控制得很好。

  你必須去領養小孩,你不能夠製造小孩。製造小孩就好像動物一樣。領養一個你想像中的小孩……每一個人都想要生下一個莎士比亞,都想要他們的小孩成為一個偉大的詩人,偉大的音樂家,或是偉大的舞蹈家。每一位母親都想要她的小孩在某方面是超人,但是每一位母親都失望,每一個小孩都被證明很差,他只是在這個人口過剩的星球上迷失在整個群眾堙A這是大量生產。但是領養一個小孩,你可以先想好你所需要的各種品質,你可以請教專家,看那些品質將會在他的生命中有幫助,看看他可以有多少愛的能力……你想要一個羅蜜歐嗎?那麼你就可以得到羅蜜歐,那只是化學的問題。羅蜜歐比其他男人具有更多的男性荷爾蒙,他的荷爾蒙比較豐富,所以對他來講一個女人是不夠的。

  你想要一個詩人,他能夠超越所有過去的詩人嗎?你想要一個科學家,他可以使所有以前的科學家跟他比起來都好像侏儒嗎?你想要一個音樂家,他可以透過聲音帶給你那個未知的和那個看不見的嗎?你想要一個歌唱家,他可以唱前所未有的喜悅和慶祝的歌曲嗎?你可以要求任何事,他們必須去做出來,他們必須去計算哪一個女性的卵子和哪一個男性的精子可以製造出這樣的人。那個精子並不是你的,那個卵也不是你太太的,那個小孩是你領養來的。以這樣的方式,你可以得到人類一直在夢想的:超人的誕生,一個幾乎是由鋼鐵做成的人。你們的拳王阿里將敵不過他,只要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他就完蛋了。

  是什麼在使你害怕?你不想超越動物嗎?那個想要它是你的精子和你太太的卵子的欲望是醜陋的。小孩屬於宇宙。你的精子有什麼特別?創造出一個殘廢的人,就只是因為那是你的精子,這有意義嗎?科學能夠把你提升到動物性之上,它並不是大量生產,而是剛好相反,將不會有像製造汽車一樣的生產線,它將會是非常個人化的,因為每一對伴侶都可以選擇,可以自由決定看他們想要哪一種小孩。大量生產的這個概念是怎麼進入到你的腦海的?你認為每一個人都會想要同樣的小孩嗎?你錯了。你認為科學實驗室將會繼續按照他們自己的欲望來製造小孩,然後你就必須領養他們嗎?那麼那就是大量製造,那是我所不贊成的。你完全可以自由選擇。目前你完全瞎著眼睛在全然黑暗之中做任何你正在做的,你只是盲目的生物學的奴隸。

  你不想免於盲目的生物學嗎?你不想超越這個愚蠢的執著於小孩一定要由你的精子和你太太的卵子生出來這個概念嗎?那些卵子並不知道它們屬於誰,你的精子有什麼特別呢?你對它根本一無所知,你完全不知道哪一種人在你堶掛襤垠n被生出來,你沒有選擇的權利,你只不過是一個奴隸。

  我所說的科學生產能夠使你超越奴役、盲目和黑暗。它使你在某方面變得更有心靈性,因為你已經不再顧慮說你的精子和你太太的卵子是你的小孩絕對需要的。你提出你的要求,然後按照你的要求來領養小孩。你可以問專家說什麼小孩最好。你不喜歡你的小孩成為獨一無二的天才嗎?為了那些沒有用的觀念執著,你滿意於殘廢的小孩。生下一個殘廢的小孩或是瞎了眼的小孩,你是在給那個小孩任何恩惠嗎?他將永遠無法原諒你——-你必須負責。他將必須過著一種根本不是生活的生活。

  我的看法給予你全然的自由,當然,也是很大的責任。現在你生小孩沒有任何責任。你可以決定你要什麼膚色或哪一種臉的小孩嗎?你可以決定要像希臘人或羅馬人的臉的小孩嗎?……你可以創造出看起來像雕像,非常美的小孩,你可以創造出在某方面是天才的小孩,他可以過著一種愛的生活,他有足夠的聰明才智可以拋棄所有的教士和所有的政客。他們不會變成某一個領袖的跟隨者,他們本身就足夠了。

  目前你是怎麼做的?首先你在盲目和黑暗中創造出一個小孩,不知道他將會變成怎麼樣。然後你強迫他成為一個奴隸——使他成為一個基督徒、佛教徒或回教徒,或者是在政治上給他某種意識形態:社會主義、法西斯主義或共產主義。而他並沒有足夠的聰明才智可以反抗所有這些奴役制度。

  根據我的洞見所產生出來的小孩將會是絕對的自由,他將不屬於任何政治團體,他將不屬於任何組織化的宗教,他將會有他自己的宗教,他將會有他自己的政治理念。為什麼需要繞著馬克思走而成為一個共產主義者?他的幻想可以比馬克思來得更好,馬克思並不是一個偉大的思想家。他可以活得很長壽,所以對任何事都不必匆匆忙忙,他可以很有耐心,隨時準備等待,因為他有足夠的時間。想想看一個像愛因斯坦這樣的人可以活到三百歲,他一定能夠給世界很多奇蹟,但是因為他活在一個沒有經過科學安排的身體堙A所以他必須一死。

  我們可以拋棄疾病和老年。我們可以用每一種方式來計劃生命,我們甚至可以計劃一個小孩的生命,所以只有在他想要死的時候他才會死,否則他可以繼續活下去。如果他覺得還有一些生命的汁液他還沒有嘗到,如果他覺得還有一些生命的層面他還沒有探索到,如果他覺得還需要更多的時間,那麼他是主人,他可以決定要活多久。

  直到目前為止,你們的平均壽命大概是七十年——那包括在世界上某些地方有人活到一百五十歲。在蘇聯,有人已經超過了一百五十歲,而他們還年輕。在克什米爾的某些部份,那個地方已經遭到巴基斯坦的侵略,在那堛漱H很容易就可以活到一百五十歲,或是一百六、七十歲。這是一個令人驚訝的事實。我曾經去到那些人那堙A一個一百五十歲的人還在田堣u作,就好像他還是五十歲一樣,具有同樣的力量、同樣的活力。

  一切所需要的就是更好的計劃、更好的配種,這些技術在動物的培育方面已經都知道而且被應用了。你是否看過世界上很多種漂亮的狗?小的,大的,強而有力的,或者只是很漂亮的。只要看到它們在你的身邊蹦蹦跳跳就覺得很愉快。你認為它們是來自盲目的自然嗎?不,好幾世紀以來,我們都一直在幫狗配種。

  你已經知道一個事實,整個世界也都接受它,一個人不可能跟他自己的姐妹結婚,為什麼?跟你自己的姐妹結婚應該是最簡單的事情。你已經愛她,你們從出生就在一起,彼此都很瞭解,但是為什麼所有的文化都禁止它?所有的文化都說,必須跟離得很遠的人結婚,跟不同家族的人結婚,因為那個距離差得越遠,所生下來的小孩就越好。如果一個白人跟一個黑人結婚,所生下來的小孩一定比白人跟白人結婚或黑人跟黑人結婚所生下來的小孩來得更好,因為那個距離差得很遠——不同的國度。他們在不同的環境下成長,他們內在的程式完全不同,所以當這兩個完全不同文化、傳統、習俗和生活形態的人會合,他們就會生出一個更好的人,他具有雙重的遺傳——來自黑人的遺傳和來自白人的遺傳……在科學實驗室堙A我們可以找到盡可能離得很遠的卵子和精子,透過那個雜交,我們可以創造出一個完全新的人。

  這沒有什麼好害怕的,這並不是大量生產,伴侶可以說出他們要哪一種人來作為他們的小孩,它可以避免所有的偶發事件,我們將會創造出宇宙人,不是中國人,不是印度人,也不是英國人,而是宇宙人。所以請你被這樣的理念所吸引,不要覺得害怕,沒有什麼好怕的。你已經知道小孩子在過去被生產的方式,好幾百萬年以來,你們都一直在做同樣的事,結果如何呢?那個結果可以決定你們一直在做的事的價值。偶爾會有一個愛因斯坦或一個羅素產生——偶爾!這是不對的,它應該是很平常的現象。偶爾或許會有一個人因為科學家的不夠覺知或不夠警覺而生出來,除此之外每一個人都必須是天才。只要想想,整個世界都充滿了像泰戈爾、沙特、雅斯塔、海德格爾這樣的人!我們可以預防像希特勒、墨索里尼或斯大林這樣的人被生下來,因為他們在世界上創造出很多災禍。我們可以將那扇門完全關閉起來,使成吉思汗和帖木兒這樣的人不會產生,那些醜陋的怪物的一生就只是在殺人放火和破壞人類。

  直到目前為止,我們的生活方式被證明是不對的,我們的周遭只有一群侏儒,這才是你必須害怕的!但是擁有一座充滿天才和有創造力的人的花園,在那個花園堙A你可以除去所有盲信者、白癡和政客,簡而言之,我們可以除去所有那些有毒的和所有的污染……這個想法是很棒的。現在有多少人因為鼻子太扁而受苦的?他們終身都覺得有自卑感。有多少人因為他們的鼻子太大而受苦的?如果你看他們,其它每一樣東西都很小,就只有鼻子那麼大……我聽說有一個百萬富翁,他的鼻子很大,眼睛很小,但他是鎮上最有錢的人。人們常常在他的背後取笑他,但是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他被邀請到一個人家吃晚餐,那個人家只顧慮一件事:他們的小孩,他是一個天生的哲學家,他每一件事都會問。

  從一大早,他們就開始教他:「你什麼事都可以問,但是當那個有錢人來,你不要問起他的鼻子。」他們一再地叮嚀他,因此他變得非常有興趣: 「他的鼻子到底有什麼了不起?」平常他們都不會阻止他問任何問題,為什麼這個人的鼻子那麼重要?他真的很興奮,殷切地等待那個百萬富翁的來到。當他進來,那個小孩子就笑出來,他告訴他的父母說: 「他只有一個鼻子,其它沒有!你們為什麼要阻止我……?他是一個稀有的樣本!」就這樣他摧毀了他們的整個努力。

  但是幾乎每一個人都會因為這個或那個而受苦。有的人因為膚色而受苦,有的人因為他的身高而受苦,有的人太高,有的人太矮。你們目前所生產出來的是什麼樣的人?這才是大量生產,毫無計劃地在黑暗中生產。至少人類——他是存在之王——不應該再遭受任何自卑感之苦。唯一的方法就是以科學方式來生產小孩,在它堶惘陬L限的可能性。

  比方說,如果小孩在科學實驗室堶悼芠ㄐA他們可以同時產出類似的小孩。另外一個小孩可以保存在實驗室埵P時成長,剛好跟被某一個家庭所領養的那個一樣,另外一個將會在實驗室堶惘赤齱C另外一個的存在可以給予很大的機會。比方說,你的腳骨折了,你不需要麻煩去醫治那個骨折,你可以取下另外那個人的腳來給你。如果你的頭腦變得不對勁,瘋掉了,可以不需要那些心理學家、心理分析師或心理治療師。你的頭可以被拿掉,再換一個新的頭。另外一個人終身都可以保持在麻醉之中,冰凍起來,他將不會知道發生什麼事。他只是在那堳搣R,萬一你有什麼不對勁,生命中有很多事會弄得不對,即使做了很多預防措施也可能會弄得不對,有某些事一直都會弄錯,生命是漫長的,你或許會發生車禍,那是科學製造小孩所無法避免的。

  但是這一切都要依你有沒有足夠的勇氣可以提升到超越我們恐懼的自己而定。我們必須提升到那些害怕的感覺之上。要被新人類所吸引!新人類必須有一種新的出生,新人類必須有一種新的生活、新的愛和新的死亡!他將會盡可能地新,他將會取代那些充斥地球的舊人類,他們是不需要的。

  在第一個細胞設下程式是一個簡單的過程,只有第一個細胞可以被設定程式,因為之後它就會繼續複製它自己,那是一個自動化的過程,你可以將每一件事都在它堶掖]定程式。目前它是困難的,它堶悼R滿著各種疾病的程式,它堶惘釵漱`和老年的程式,你對它沒有辦法有任何控制。現在沒有辦法改變那個程式,因為所有的細胞都具有同樣的程式。如果它們含有來自遺傳的某種特定疾病的程式,那麼你將會遭受那種疾病之苦。它本來是可以被改變的,但是只有在雄性細胞和雌性細胞第一次會合的時候才可以被改變。每一件事都可以被設定程式,你的精確複製人可以被保存在實驗室堙C如果你的心臟運作不好,那麼你可以找到一個新的心剛好適合你,因為它來自你的複製,是你的雙胞胎。

  任何新的東西都會令人害怕,但是它只會嚇到懦夫,任何新的東西都具有吸引力,但是它只吸引那些勇敢的人。要勇敢一點,因為我們需要一個新的、勇敢的世界。

 

第二個問題:

  我是一個科學研究員,十一年以來,我一直都在做醫學研究,研究如何發展人工器官,包括心、皮膚和血液。我享受我的工作,但是我對於我所做的事並沒有一個很好的感覺,因為自然的器官總是比較好。我對自然有一種很深的愛和尊敬,要保持你所說的自然的平衡有很多事可以做,但是我找不出有任何機構或組織他們的研究是帶著尊敬或愛。請你幫我找到一個出路,或是一個較好的我可以進入的領域。

  我可以瞭解你的困難,在整個地球上沒有一個組織或機構,他們的研究是帶著對自然的尊敬和愛來做的,情形剛好相反,研究是要征服自然,有一個人甚至寫了一本書——名字叫作《征服自然》。那簡直不能相信,你是自然的一部份,一個小的部份,一個極其微小的部份,卻試圖要去征服整體,就好像我的一根指頭試圖要去抓住我的整個身體。人也是自然,所以不管你在哪裡,不要去管那個組織或機構,或他們的態度,只要你帶著很深的愛和尊敬來工作,你就不是違反自然在工作。

  記住一件事:為什麼存在會給你聰明才智?那是一種自然的成長。自然試著要透過你的聰明才智來改善它自己。目前或許是自然的器官比人造的器官來得更好,但是要記住,人造的器官能夠比自然的器官來得更好,簡單的理由是:自然盲目地在工作。自然試圖透過人去擁有眼睛。

  自然的心臟的確可以用人工心臟來代替,人工心臟不會有心臟病。人工心臟很容易就可以被拿走,或是被替換。人的血液不久就會有大量的需要。你必須去改善自然,因為隨著宗教性的疾病——愛滋病——在世界上散佈開來,輸血會變得越來越危險,你可能會透過輸血而成為愛滋病的受害者。人工血液將會更純,因為它將不會是宗教的和同性戀的,它將不會是你死亡的源頭。那種死!太醜了,你就眼睜睜地看著你自己在崩潰。

  所以不要覺得你的工作是違反自然的,沒有人能夠很成功地違反自然。所有科學上的成功都不是如他們所描述的征服。一切我們所發現的都是透過存在的慈悲讓我們瞭解它的秘密。我們是自然的一部份,是它最好的部份。自然想要透過人類的意識去達到更新的高處。

  科學並不違反自然,它不可能如此,它必須遵循自然的法則,它不可能違反自然的法則,因此所有的發現和所有的研究都是要去找出自然如何運作,以及它的法則是什麼。你具有自然所給你的聰明才智,自然也準備要顯露它的奧秘給那個聰明才智。遵循自然的法則,你將能夠改善自然本身。聰明才智就是自然試圖要改善它自己,直到目前為止,它都是盲目地在運作。在人的聰明才智埵酗@個希望,所以不要擔心說你在做一些違反自然的事。帶著偉大的愛、尊敬、感激和靜心來做它,要很確定,那是自然試圖透過你來改善它自己。在剛開始的時侯,當然你的人工器官並沒有那麼好,但那只是在剛開始的時候,有很大的可能性可以繼續改善。

  血液不久就會有需要,人工血液將會比較好,或許如果像愛滋病這樣的事變成一個野火,那麼唯一的選擇就是在試管堶悼芠ㄓp孩,在那堨L們可以受到保護,否則他們會一生下來就患有愛滋病。在歐洲發現有三個小孩有愛滋病。我們為我們的小孩創造出多麼醜陋的一個世界!愛滋病居然由自然的生產所帶來。 「自然的生產」並不意味著我們不能改善它……

  每一個男人和每一個女人都必須在醫院門口排隊接受檢驗。如果他被證明有愛滋病,那麼就必須在這個可憐的人身上作一些處理,一些生物學上的改變,使得他不再需要性。否則他還要活兩年,他對他的生理問題,對他的精子要怎麼處理?一定要在他身上作一些處理,而那個處理只能夠藉著科學研究看看要如何在一個人堶惆洠滬蚋礎釭漯憧婸s造精子的生物過程轉變。如果在那兩年堶惕畯怚i以停止在那個人身上產生精子,他就可以不要有壓抑而生活,他可以比其他任何人都更能享受這兩年。每一個人都會死,而他是一個稀有的人,因為死亡先通知他。

  你或許明天就會死,每一件事都會保持不完整。每一個人都曾經死在地球上,留下一些不完整的事物,因為沒有人知道死亡會在什麼時候敲你的門。但是一個患有愛滋病的人,如果科學能夠幫助他不要產生性能量,或者能夠將它導引到不同的創造性方向——因為它就是創造性的能量——或許在這兩年堶悼L會覺得很感激,他將不會對愛滋病感到很不好,他或許還會為它感到驕傲,因為在這兩年堶情A他將能夠作畫、玩音樂或是寫他一直想寫但是沒有時間寫的小說……現在時間已經變得很確定,只有兩年。他可以靜心。在平常的世界堳傶孎鋮麭o麼長的時間——兩年——可以靜靜地坐著,什麼事都不做,而只是成為一個觀照。他可以那樣做,那麼愛滋病就變成一個隱藏的祝福。

  那些精子堶惆S有任何愛滋病或其他疾病的人可以將他們的精子捐給醫院。就好像血液銀行一樣,也應該有精子銀行。如果我們想要人類繼續下去,當然我們想要它繼續下去,那麼人工授精將會是生產小孩唯一的方式,或者可以在試管堙A或者,如果一個女人很高興而且準備好,那麼就在她的子宮堙K…

  所以你是在對人類和自然作一個偉大的服務,深入那個研究,不要只是把它當成一個工作來做,讓它成為你的敬拜,這些事情將會被需要。現在如果你有一個地方骨折,那麼有六個星期的時間你要帶著石膏,這是沒有必要的!如果我們能夠創造人工器官或四肢……如果大腿骨折,最好把它換掉,為什麼要去煩惱那些腐爛而老舊的東西?只要用一隻新的腳來取代它就可以了,它很容易就可以做。人工的腳可以做得盡可能強壯,它可以是完全鋼制的,而不必擔心再有任何骨折。

它能夠跟自然完全調和,只要記住一個準則:任何你所做的事不應該為破壞服務,而必須為創造力服務。

 

第三個問題:

  你認為有一些關於人的生命的試驗,比方說人工生產或換心和換腦等等,這些是一種進步,或是一種違反自然的行為?

  這一切都要依是誰在做而定。如果是政客在做它,或是所謂的宗教在做它,那麼它就是違反自然,他們做不出任何自然的事,他們是違反自然的,但如果它是由國際科學院所做的,我說 「國際」科學院,它可能是一個非常進步的機構,那麼它將不是違反自然,它將是自然的成長,但這一切都要依是誰在做而定。實驗本身是中性的,沒有一個實驗有任何既得利益,它是中性的。你可以用毒藥來毒死你自己,同樣的毒藥也可以被醫療人員所使用來拯救你,這一切都要依是誰在做而定。

  比方說,原子能的發現是一個偉大的躍進,是一個量子跳躍。我們找到了一支能夠將地球蛻變成樂園的鑰匙,有那麼多的能量凝聚在一個這麼小的原子堙C它們存在於每一樣東西堙K…在一個露珠奡N有好幾百萬個原子。任何原子如果被引爆了,就能夠釋放出很多能量,你可以使整個地球都生活在奢侈之中,或者你可以創造出廣島和長崎——有千千萬萬人在幾秒鐘之內死掉。但是因為原子能在被發明出來之後落入了政客的手中,它就變成死亡的僕人。現在甚至有更發達的核子武器可以摧毀整個地球。已經存在的武器足以摧毀這個地球七次。一個人真的會感到很懷疑,為什麼這些國家會發展出越來越多的核子武器。能夠摧毀地球七次還不夠嗎?事實上,你只能摧毀地球一次。

  但是科學進步掉進了政客的手堙A因為只有他們能夠提供足夠的財力來使這些發現付諸實現。全世界的科學家都應該去思考它,他們的天才正在被白癡所使用!科學家應該從任何一個國家分離出來,不論它是蘇聯或美國。他們應該創造出一個國際科學院,那並不困難。如果世界上所有的科學家都聯合在一起,財力應該沒有問題,這些發現可以對人們有很大的幫助……

  科學不應該是任何國家的專利,這整個觀念是愚蠢的,科學怎麼能夠被獨佔?每一個國家都試圖要獨佔科學家,要秘藏他們的發明,這是違反人性、違反自然、違反存在的。任何某一個天才所發明的東西都必須用來服務整體。

  你在問說像換心和換腦這些新的醫術是不是一種進步。它們是將新人類帶到這個地球上很重要的事。如果愛因斯坦的身體不能夠再存活,你認為如果他的整個頭腦都被移植到一個年輕的、健康的人身上,那不是很好嗎?那個新的人將變成一個愛因斯坦,因為所有愛因斯坦的天才都被移植到一個較年輕的身體。

  身體或許可以以這樣的方式繼續更換,但是我們可以使愛因斯坦的天才繼續成長好幾個世紀。如果一個人在七十年的人生堨i以給予那麼多,你可以想像,如果他的頭腦可以繼續好幾個世紀,那麼它對人類和對整個宇宙將會有多少貢獻。這真的是一種浪費——容器壞掉了,但是你就將內容物也一起丟掉。身體只是一個容器。如果那個容器變髒了,變老了,不堪使用了,那麼你就改變那個容器,但是不要將內容物丟掉。天才的頭腦可以在不同的身體堨羶楓﹞U去,那並不違反自然。如果你的心臟開始衰竭,而如果你對人類具有很高的價值……為什麼要怕換心呢?或許有人死於癌症,但是他的心完全健康,那個心可以被換到一個有才華、有天才、而且很健康,只有心臟比較弱的人身上。這是很單純的,它並不違反自然。

  但是對手中握有權力的政客來講,當然每一樣進步都是違反自然的。人類的天才所發現和發明的每一件事到了最後都是在服務死亡。教士們也是一樣。現在科學已經不再是一個小孩,而必須依靠別人。現在科學已經長大了,它是一個成人,只需要一些勇氣……

  我對全世界所有的科學家發出邀請,我們有地方,我們有聰明的人在此可以在每一個可能的方面幫助你們。它將是人類歷史上一次偉大的革命。所有的權力都將會落入科學家的手堙A他們從來不會做出對任何人有害的事。一旦所有的權力都落入科學家的手堙A政客將會自動慢慢消失。他們一直為了他們自己的目的在剝削科學家,被任何人所剝削並不是一項有尊嚴的行為。

  科學家必須認定他們的尊嚴,他們必須認定他們的個體性,他們必須認出,多少年代以來,他們一直都在受教士和政客的剝削。現在已經是時候了,科學家應該宣佈,科學將要靠自己站起來。這將是一個很大的自由,那麼所有這些實驗,比方說實驗室的小孩,將會有不同的發展,因為你可以安排看看你要哪一種天才。直到目前為止,它都只是偶發性的,因為它一直都是偶發性的,所以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貢獻,他們只是貢獻問題給世界。目前,衣索匹亞貢獻給世界什麼?那些貧窮的國家貢獻給世界什麼,甚至連富有的國家也是,除了問題和戰爭之外,他們並沒有貢獻給世界什麼。

  但是如果你能夠在科學實驗室堶悼秅p孩……那是可能的,沒有問題……性首度可以變成只是樂趣!小孩將會在實驗室堶捲ㄔ穸X來。他們將屬於所有的人。因為你不以舊有的方式來生產小孩——如果有人這樣做,它必須被視為不合法的和犯罪的,如果你這樣做,你就要被關起來——那麼你人生中的很多問題都將會消失。

  為什麼男人要這麼堅持?長久以來,那個堅持一直都存在:他想要確定說由他太太的子宮生出來的小孩是他的。為什麼?你是何許人?那是財產的問題,因為你的小孩將會變成一切你所累積的東西的繼承人。你想要確定那是你的小孩,而不是你鄰居的小孩。女人幾乎是被監禁起來,簡單的理由是因為害怕如果她們開始跟別人混合,將會很難決定那是誰的小孩。只有母親會知道,或者甚至連她也可能不知道。

  一旦生命的產生納入科學的手堙A性將會被蛻變,那麼你就不會嫉妒,那麼你就不是一個獨佔的人,那麼一夫一妻制是荒謬的,那麼性就只是樂趣,就好像你在享受打網球一樣。你也不必擔心你的夥伴必須保持一夫一妻制,兩個身體可以互相享受……不必害怕太太會懷孕,然後就會有經濟問題或其它問題。性將不再是世界人口的問題,它將不再是教士們的問題。事實上,如果小孩在科學實驗室堶捲ㄔ矷A世界上的很多問題都將會消失。我們可以創造出最好的人,我們可以創造出很美、很健康,而且很長壽的人。老年是不需要的,一個人可以保持年輕、健康、不生病。所有這些醫院和醫療人員每年花了很多很多錢。你知道嗎?美國花在減肥劑的錢比花在教育上的費用來得更多,太棒了!誰要去管教育?重點在於減肥劑!

  但是基本的事必須被記住:科學家必須有足夠的勇氣宣佈,他們不屬於任何國家,任何宗教,任何他們所做的事都將會是為整個人類,我看不出它有什麼不可能。我完全贊成那些進步的發明,它們可以使人變得更快樂、活得更長、更年輕、更健康,它們使人生變得更是一個遊戲和樂趣,它們可以使一個人從搖籃到墳墓的旅程減少很多痛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