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愛與歡笑

愛的真正敵人

  去體驗愛來代替害怕,它們是相對的兩極,人們一般以為愛與恨是相反的兩極,那是錯的,它們不是相反的,愛和恨是相同的能量,愛與恨是一種能量,愛能變成恨,恨能變成愛,它們是可以變換的,所以它們不是相反的,它們是互補的。

  事實上,我們愛的和恨的是同一個人,它們總是在一起。它們不是敵人,他們是朋友。真正相對的是在愛與恐懼之間,它們是從不在一起的,如果你變得過份地執著於恐懼,那麼愛便會消失,恐懼無法轉變成愛,愛也不能轉變成恐懼,它們是不可以變換的。

  只有愛能使一個人富有,恐懼使人殘缺、麻痹。你變得越麻痹,你也就越害怕,所以這是個惡性循環。愛給你翅膀,它幫助你放鬆地生活,它給你勇氣以各種不同的方式去體驗生命,它給了你整個一生,它是多層面的,它是整個彩虹,是生命的全部,所以第一件事;丟掉恐懼,吸取更多的愛,用愛來代替害怕。

  第二件事;想想天空,天空的無垠;想想自由,自由的無限。不要想小東西,瑣碎的事情。恐懼總是想小東西,愛從不想小東西,愛是準備犧牲所有一切,愛只想廣袤的事物,它是一隻在風中飛翔的鷹,它要去探尋未知。

 

愛自己

  奧修,你教導人們在想要關心別人之前先關心自己,這似乎是與這個世界上許多宗教所倡導的為人類服務的精神相反,對許多宗教而言,這必然顯得是非常自私的態度,你能否就這一點談一談它。

  這不僅是與許多宗教相反,而是與世界上所有的宗教相反,它們都倡導為他人服務,不自私。但對我而言,自私是一個自然的現象。不自私是硬加上去的。自私是你本性的一部分。除非你達到了你的自我溶入了宇宙的境界,否則你不能真正地不自私,你能假裝,你將只是一個偽君子,我不希望我的人變成偽君子,所以它有一點點複雜,但它是能夠理解的。

  首先,自私是你本性的一部分,你必須接受這點,如果它是你的本性的一部分,它一定是在做著最基本的事情,否則它就根本不曾存在過。因為自私,你才活著,你才關心你自己。否則人類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消失。

  只要想想一個不自私的小孩,生下來不自私的話,他將不能夠生存,他將會死掉,因為即使呼吸也是自私的,吃東西是自私的,當成千上萬個人正在挨餓,而你在吃東西。當成千上萬個人不健康、生病、死亡,而你卻是健康的。

  如果一個小孩的出生沒有他的本性固有的這一份自私的話,那麼他將無法生存下去、如果一條蛇靠近他。為什麼需要躲避蛇呢?讓它咬吧。這是你的自私保護著你,否則你會走到蛇的前面。

  如果一隻獅子撲到你面前,要吃掉你,那麼你就被它吃掉,那是不自私,獅子餓了,你提供食物,你有資格來干涉嗎?你不應該保護你自己,你不應該博鬥,你只要將自己變成獅子的盤中餐,那將是不自私。

  所有這些宗教都在不斷地倡導不自然的事,這只是其中之一。

  我教你自然,我教你變得自然,完全自然,毫不愧咎地自然。是的,我教你自私,在我之前沒有人曾這樣說,他們沒有勇氣說,而他們都是自私的!這是整個故事令人吃驚的部分。

  為什麼一個和尚要折磨他自己呢?那埵酗@個動機,他希望進入天堂,在那兒獲得所有的快樂,他不是在犧牲任何東西,他只是在進行著交易,他是一個商人,他的經典上說:「你將得到一千倍。」這生命是真正地非常地渺小,七十年並不算多,如果你犧牲七十年的快樂而獲得永恆的快樂,那麼這是一筆好的交易,我認為這並不是不自私。

  那麼為什麼這些宗教要教導你為人類服務呢?是什麼動機呢?是什麼目的呢?你將會從中得到什麼呢?你或許從不曾問過這個問題,這不是服務……所有這些宗教談論的服務是有某種興趣的,那就是人類繼續貧困的原因,人們繼續需要服務,有孤兒、寡婦、無人照顧的老人、乞丐。這些人是需要的,完全需要的,否則,這些人的偉大的僕人將做什麼呢?所有的這些宗教該做什麼呢?他們的倡導又是什麼呢?人們又將如何進入神的王國呢?這些人必須被當作梯子。你是否稱之為不自私的呢?傳教士是不自私的嗎?他拯救他人是為了他自己,在深處它仍然是自私,但目前它被一個美麗的詞所掩蓋著:不自私,服務。但是為什麼有服務的任何需要呢?為什麼要有任何需要呢?我們不能摧毀這些服務的機會嗎?我們能,但是這些宗教將會非常生氣,他們的整個地基將會失去——這是他們的整個生意,如果沒有人窮,沒有人挨餓。沒有人受苦,沒有人生病,科學能使之變成可能,今天這完全是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的,如果這些宗教不曾阻止每個不斷地貢獻知識的人——能夠摧毀服務的所有的機會,這早就已經做到了,但是這些宗教是反對所有的科學進步的,但他們會談論服務。他們需要這些人,他們的需要並不是不自私,恰恰相反,正是極其自私,這就是動機,他們要成就一個目標。

  所以我要對你說:服務是一個低級骯髒的詞,永遠不要用它,是的,你能夠分享,但是你永遠不要因為為他人服務而羞辱這個人,這是羞辱。當你為某個人服務,於是你就感覺很了不起——你已經把別人貶低為一條寄生蟲,一個次等的人,而你卻如此的優越,你犧牲了你自己的利益,你在為窮人服務其實你只是在貶低他們。

  如果你擁有了某種東西,它給了你快樂、寧靜、狂喜,那麼分享它,記住,當你分享的時候,沒有動機,我不是說分享它你將會進入天堂,我不給予你任何目的。

  我要對你說,只要分享,你就會有巨大的滿足,處在分享中就是滿足,除此之外沒有目的,它不是朝向終點,它自身就是終點。你會對與你分享的人感到感激,你不會感到他會感激你,因為你沒有服務,只有這些相信以分享取代服務的人,才能摧毀所有的那些服務的機會,那些包圍了整個世界的醜陋的機會。所有的宗教都在用那些機會剝削著,但他們卻給了剝削以好的名聲——在幾千年堨L們在給醜事冠以好的名聲中已經變得非常精於此道,而當你開始給一件醜事取漂亮的名字時,你自己可能忘記了它只是一個封面,就內在而言,事實是一樣的。

  我們並不需要公僕、傳教士和他們這一類人,我們需要更多的智慧。所以我教導自私。

  首先,我希望你自己的花兒開放。是的,它看上去顯得自私,我沒有反對這種自私的表現,這與我沒有關係。

  但是當玫瑰花開的時候,它是自私的嗎?當蓮花開的時候,它是自私的嗎?當太陽放出光芒的時候,它是自私的嗎?所以你為什麼要擔心自私呢?

  你出生了,這只是一個機會,只是一個開端,不是終點,你必須開花,不要將它耗費在任何一種愚蠢的服務上。你的第一位重要的責任就是要開花,要變得具有完全的意識、覺知和警覺,在那樣的意識中你將能看清你有什麼能夠與人分享,怎樣能解決問題。

  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問題能夠被解決。或許百分之一的問題無法解決,那時你就可以與那些人分享所有你能分享的東西,但首先你必須具有能分享的東西。

  所有這些宗教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幫助人類解決一個問題。只要看看我所說的:他們曾解決過一個問題嗎?他們做服務這項生意已經有好幾百萬年了。

  窮人仍然是窮,而且越來越窮,病痛還在,老人還在,所有各種各樣的災難還在,所有各種各樣的犯罪還在,並且,它們還在不斷地增長,每年在全世界範圍內的犯罪率都比上一年有增無減,奇怪——監獄不斷地增加,法庭不斷地增多——他們以為它們是在制止犯罪,但有了它們,犯罪仍在不斷地增長。

  在某些地方,有某些事情肯定是完全錯了,他們所做的事與問題毫無關係,犯了罪的人並不是罪犯,他只是一個病人,他不需要被扔進監獄去受折磨,他必須被安置到一個精神病治療醫院,在那兒得到尊重和治療的服務,這不是他的錯。

  我們現在擁有足夠的才智能使任何一個人變成一個尊貴的人。服務並不被需要,所需要的是分享你的意識——你的知識、你的存在、你的尊嚴——但是首先你必須擁有它。

  對我而言,人類的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一點也不懂得靜心,對我來講,那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不是人口,不是原子彈,不是饑餓——不,這些都不是基本問題,它們能很容易地憑藉科學加以解決。科學無法解決的唯一基本問題就是人們不知道怎樣靜心。

  我對我的人說:「首先你要自私。完全地自私——開花,達到開花和芬芳,然後散播它,然後和那些不幸的人分享它,他們和你一樣有著相同的潛力,只是生活沒有給他們進入到內在的機會,能夠嘗到他們自身的神性。」

  我反對所有的宗教,因為對我而言,他們所做的都是毫無用處的,但是他們用漂亮的詞來「做」,他們將事情隱藏在漂亮的詞中。

  我教你要自然。我教你要接受你的自然。我很肯定地知道一件事:那就是當你開花的時候,你要去分享,那是無法避免的,當花開的時候,是沒有辦法留住它的芳香的,無法將它禁閉起來,芳香會四溢,會散播到四面八方。因此首先要豐滿自身,變得自在,先成為真正的你,然後在你的存在中會有芳香散發到許多地方,它不是一種服務,它將是一種純粹的喜悅的分享,沒有比分享你的喜悅更喜悅的事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