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12.黑暗的靜心

 

  就像種子一樣在黑暗的土地中開始它的生命,或者像孩子一樣,是在黑暗的子宮中開始他的生命,一切開頭都是在黑暗中,因為黑暗是任何事物開始的最基本的東西之一。

  開始是神秘的,所以需要黑暗,而開始是如此的精巧,那也就是為什麼黑暗是需要的;開始也是非常親密的,那也是為什麼黑暗是需要的;黑暗有種深度和巨大的滋養力。白天使你疲勞,夜晚使你恢復活力。

  早晨會來臨,白天也會隨之而來,但是如果你害怕黑暗,那麼白天也永遠不會來;如果一個人想跳過黑暗,那麼白天也是不可能的,一個人必須通過靈魂的黑暗才能到達天亮,先是死的,然後是生。

  通常事情和順序是出生在先,那就是生命,但是在內在的世界中,在內在的旅途中,它正相反:死在先,然後是生。

 

內在的黑暗

  濕婆說:「在一場黑夜的雨中,進入那份黑暗是所有形式的形式」。

  你怎樣才能進入黑暗?有三個步驟。

 

  第一步:

  注視著黑暗,這是困難的,注視著一團火焰和任何光之源是容易的,因為這是一個客體,是有所指向的存在,你能將注意力指向它。黑暗不是一個客體,它無處不在,周圍都是,你無法將它作為一個客體來看。注視著空,它就在四周,你只是看著它,感覺舒適,並且看著它,它會開始進入你的眼睛,而當黑暗進入你的眼睛時,你也正在進入它。

  在黑夜中做這個技巧時,保持眼睛睜著,不要閉上眼睛,因為閉上眼睛,你會有你自己的、心理上的不同的黑暗,它不是真的,事實上,它是一個負面的部分,它不是正面的。

  這兒是光:你閉上眼睛,你就能有一份黑暗,但那份黑暗只是光的負面,就好像當你看著窗戶,然後你閉上眼睛,你就有一個窗戶的負面形式,所有我們的經驗都是與光相關,所以當我們閉上眼睛,我們就有一個光的負面的經驗,我們稱之為黑暗,它不是真的,它是做不到的。

  睜開眼睛,在黑暗中保持眼睛睜著,你就會有一個不同的黑暗——正面黑暗的存在,注視它,繼續注視著黑暗,你會開始流淚,你的眼睛會痛,它們會受到傷害,別擔心,只是繼續著,而黑暗的時刻,真正的黑暗就在那兒,它進入了你的眼睛,它將給你一種非常深的撫慰的感覺,當真正的黑暗進入了你,你會被它所充滿。

  這種黑暗的進入會將你所有的負面的黑暗全部掏空,這是一個非常深刻的現象,你內在所有的黑暗是一件否定性的事,它反對光,它不是光的不在,它是反對光的,它不是濕婆所說的是所有形式的形式的那種黑暗一在那兒的真實的黑暗。

  我們是如此地懼怕它,以至於我們製造了許多光源來作為保護物,我們生活在一個光明的世界堙F於是我們閉上眼睛,那個光明的世界在堶悼有負面地反映,我們已經與存在著的真實的黑暗失去了聯繫——那個伊珊斯(Essenes)所說的黑暗,或者是濕婆所說的黑暗,我們與它沒有聯繫,我們已經變得如此害怕它,以至於我們完全拒絕看它,我們是以背對著它。

  所以這會是困難的,但是如果你能這樣做,它就會是奇跡般的,它就會是魔術般的,你就會有完全不同的存在。當黑暗進入了你,你也就進入了它,它與你始終是相互的、共同的;如果沒有宇宙的現象進入你,你也無法進入任何宇宙的現象,你無法掠奪它,你也不會被迫進入。如果你是合適的、開放的、可接受的,如果你准予任何宇宙的領域進入你的通道,唯有那時,你才會進入它,這始終是相互的,你無法強迫它,你只能允許它。

  現在在城市堳傶孎鋮麈u正的黑暗,在我們的屋子堣]很難找到真正的黑暗,所使用的也不是真正的光,我們已經使一切都變得不真實了。甚至我們的黑暗也被污染了,它也不是純正的。所以最好是到一些能感覺到黑暗的遙遠的地方,只是去一個非常偏遠的村莊,那兒沒有電,或者到山頂,只是在那兒一個星期,去經驗純正的黑暗。

  在你回來時,已是一個不同的人了,因為在完全黑暗的七天中,所有的懼怕,所有原始的恐懼都會出現,你必須面對那些怪物,你必須面對你自己的無意識,整個人類會……這就好像你正在經歷過去所經歷的全過程,並且來自你深沉的無意識的許多事會出現,它們看起來像是真的,你或許會害怕、恐懼,因為它們是如此的真實——但它們只是你的心理作用。

  你必須與你的無意識達到和諧,而這個黑暗的靜心會完全地吸取你所有瘋狂,試試看,即使在你的家塈A也能做。每天晚上,保持一個小時在黑暗中,不要做任何事,只是注視著黑暗,你會有一種融化的感覺,並且你會感覺到某種東西正在進入你,而你正在進入某種東西中。

  每天用一個小時,停留、生活在黑暗中,這樣做三個月,你會失去所有個體的、隔離的感覺,然後你就不是一座孤島,你會變成海洋,你會成為與黑暗在一起的人,而黑暗是如此的浩瀚:沒有什麼東西會是如此巨大,沒有什麼東西會是如此永恆,也沒有什麼東西會是如此接近你,也沒有什麼東西會如此令你害怕和恐懼,它只是在角落堙A始終在等待著。

 

  第二步:

  躺下並感覺到好像你正在母親的身邊,黑暗就是母親,一切的母親。想想:當那兒沒有什麼東西時,那兒會是什麼?除了黑暗,你無法想到其他任何東西;如果一切消失了,那兒還會有什麼呢?黑暗會在那兒。

  黑暗就是母親,是子宮,所以躺下來,感覺你正躺在你母親的子宮堙A然後,它會變成真的,它會變得溫暖,不久你會開始感覺到那份黑暗,那個子宮,正從四處包圍著你,你就在其中。

 

  第三步:

  活動、工作、談話、吃東西,無論做什麼,都帶著那份黑暗進入你內在,那黑暗已經進入了你,你就帶著它,以我們曾經討論過的帶著一團火的方法來同樣帶著黑暗;我曾告訴你,如果你帶著一團火拼感覺到你就是光,你的身體會開始放射某種奇異的光芒,那些敏感的人會開始感覺到它,黑暗也同樣會如此發生。

  如果你內在帶著黑暗,那麼你的身體會變得很放鬆和鎮靜,很冷靜,它會被感覺到。當你內在帶著光,一些人會被你吸引,當你內在帶著黑暗,一些人就會逃避你,他們會變得害怕和恐懼,他們會無法忍受這樣寧靜的一個人,寧靜也會變得無法忍受他們。

  整天都在內在帶著黑暗,這會對你有很大的幫助。因為當你晚上注視黑暗,在做黑暗靜心時,你整天都帶著的內在媟t會幫助你去會合——內在的黑暗會去會合外在的黑暗。

  只要你記住帶著黑暗——你充滿了黑暗,身體的每個毛孔,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充滿了黑暗——你就會感覺到如此放鬆。試試看,你就會感到如此放鬆。你所有的一切都會慢下來,你會無法跑步,你會是在散步,而那散步也會慢下來,你會走得很慢,就像一個孕婦在走路一樣,你會走得很慢,你正帶著某種東西。

  而當你帶著一團火,那情況正相反:你走路會變得加快,甚至你更願意跑步,還會有更多的活動,你會變得更活躍。帶著黑暗時,你會是放鬆的,別人會開始感覺到你很懶惰。

  在我上大學的那些日子堙A我正做著這個試驗,做了兩年,我變得如此懶惰,即使早上起床也很困難,我的教授們對此感到非常困擾,他們以為我有什麼不對頭了——不是我生病了,就是我已經完全變得漠不關心了,一位很喜歡我的教授,我的系主任,很擔心我,在考試期間,他在早上到我宿舍來接我去考試的地方,好讓我能準時到那兒,每天他都看著我進入考場,然後,直到他感覺到沒有問題時,他才回家。

  試試看,帶著你在子宮中的黑暗,去變得黑暗,這是生命中最美麗的經驗之一。走路、吃東西、坐著,無論做什麼,記住,黑暗充滿了你,你被它充滿著,然後,會看見事情怎樣變化,你無法變得興奮,你無法變得非常活躍,你也無法緊張,你的睡眠會變得很深,夢全消失了,整天你行動起來就像喝醉了一樣。

 

帶出內在的黑暗

  濕婆說:「當一個沒有月亮的雨夜不在了,閉上眼睛,找到在你面前的黑暗,睜開眼睛,看著黑暗,這樣錯誤會永遠消失。」

  這個技巧更困難一些,在前面的靜心中,你內在帶著真正的黑暗,在這個技巧中,你要將把虛假的黑暗帶出來。閉上眼睛,感覺黑暗;睜開眼睛,睜開眼睛看著那個黑暗出來,這就是你怎樣將內在的虛假的黑暗扔出來--繼續扔掉它。這至少得化三到六個星期,然後有一天,突然,你能將內在的黑暗帶出來,在你能將內在的黑暗帶出來的那天,你就會遇到真正的內在的黑暗,真正的黑暗可以被帶著,虛假的黑暗則不能被帶著。

  這是個非常神奇的經驗。如果你能將內在的黑暗帶出來,即使在一間光亮的房間堙A你也能將它帶出來.一片黑暗會展現在你面前。這個經驗是非常奇怪的,因為房間是光亮的,或者即使在陽光下……如果你已經來到了內在的黑暗,你就能將它帶出來,然後,一片黑暗來到你的眼前,你能不斷地擴散著它。

  一旦你知道這能夠發生,在陽光明媚的白天,你也能擁有黑暗,黑得好似漆黑的夜晚。太陽在那兒,但你擴散黑暗;黑暗始終存在,即使當太陽在那兒,黑暗也存在著;你無法看見它,它被陽光遮蔽了,一旦你知道怎樣來揭開它,你就能揭開它。

  那就是方法。首先在內在感覺它,深深地感覺它,好讓你能感覺到它出來,然後突然地睜開眼睛,感覺它出來,這需要化些時間。

  如果你能將內在的黑暗帶到外面來,那麼錯誤會永遠地消失,因為如果內在的黑暗被感覺到,你就會變得很冷靜,很寧靜,一點也不激動,那麼錯誤無法與你在一起。

  記住這點:錯誤只有在你容易激動的時候,在你有激動傾向的時候,才可能存在,它們不會自己存在,它們借助你的激動而存在。有人侮辱你,而你沒有內在的黑暗來吸收那個侮辱:你被激怒了,你憤怒,你發火,於是一切都有可能發生,你可能會採取暴力,你可能會殺人.你可能會做只有瘋子才會做的事,一切都可能發生——現在你是瘋了。有人表揚你:你也會再次發瘋,而趨向另一個極端。

  所有你周遭的情景,你都沒有能力來吸收。侮辱一個佛:他能吸收它,他能吞沒它,消化它,誰能消化那種侮辱?只有內在黑暗的寧靜之池。你扔掉任何有毒的東西,它都會吸收,它沒有任何反應。試試這個,當有人侮辱你時,只要記住你充滿著黑暗,而突然,你會感覺到那兒沒有任何反應。你經過一條街,你看見一個漂亮的女人或男人——你會感到激動,那麼就感覺你被黑暗所充滿,突然,那股熱情會消失,你試試看,這完全是經驗性的,沒有必要去相信它。

  當你感覺到你充滿著熱情,或者慾望,或者性慾時,只要記住內在的黑暗,只要閉一會兒眼睛,感覺黑暗,就會看見——熱情已經消失了,慾望也不復存在了,內在的黑暗已經吸收了它,你已經成了一個無限的真空,一切都能落在堶惘茪ㄦ|再回來,現在,你就像一個深淵。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