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11.光的靜心

 

  在你的心中,一團火焰在燃燒,你的身體就是火焰四周的光芒。

金色光的靜心

  做這個靜心,一天至少兩次——最佳時間是在清晨,在你起床以前,在你感到警覺時、清醒時,做二十分鐘這個靜心,做它首要的事就是在早上!——不要起床,就在那兒做,那個時間,那個地方,立即地!——因為當你醒來時,你是非常非常纖細的、非常非常地具有可接納性,當你醒來時,你是非常清新的,那種影響會非常深;當你剛剛睡醒時,你比平時更少停留在頭腦中,所以存在著一些空隙,那種方法通過它們會穿透到你的最內在核心。清晨,當你蘇醒時,整個大地也正在蘇醒,整個世界有股巨大的清醒的能量之潮,運用那股潮,不要錯過那個機會。

  所有古代的宗教都在太陽升起的清晨作祈禱,因為在太陽升起時,存在中所有的能量也正在升起,在那個時刻,你能容易地駕馭這 股正在上升的能量之潮,這會比較容易,到了晚上,這會是困難的,能量在回落時你會與潮流抗爭,在早晨,你會隨波逐流。

  所以開始的最佳時間是清晨,就在你半睡半醒的時候;立刻做,而這個過程是如此簡單,它不需要擺姿勢,不需要 瑜伽的動作,不需要先洗澡,什麼都不需要。

  你只要躺著,你只要躺在你的床上,仰面躺著,閉著眼睛。

  當你吸氣時,只是看到強烈的光從你的腦袋進入你的身體,好像太陽在靠近你的頭部的地方升起——金色的陽光傾注到你的腦袋中,你只是空的,金色的陽光正注入你的腦袋中,進入、進入、進入、深的、深深的,然後通過你的腳趾出來。當你吸氣時,用這種具象化的方法來做。

  而當你呼氣時,會看到另一番景象,黑暗通過你的腳趾在進入,一條巨大的黑暗之河正通過你的腳趾在進入,一直向上,然後通過你的頭部出去,慢慢地做,深深地呼吸,好讓你能使之視覺化,非常慢地進行。而只是剛剛蘇醒,你便能非常深入地、緩慢地呼吸,因為身體是安靜的、放鬆的。

  讓我再重複一遍:吸氣,讓金色的陽光通過你的頭部進入你,因為有金色的花正在那兒等待著,那金色的陽光會有幫助,它會清洗你的整個身體,並會讓它完全充滿創造力,這就是陽性的能量。

  然後,當你呼氣時,讓黑暗,你所能想像到的最黑暗的,像一個漆黑的夜晚,像一條河,從你的腳趾往上移——這就是陰性的能量:它撫慰你,它會使你具有可接受性,它會使你平靜,它會給你寧靜——並讓它從頭部出去,然後再吸氣,金色的陽光再進入。

  在清晨做二十分鐘。

  然後第二個最佳時間就是在晚上你準備睡覺的時候。

  躺在床上,放鬆幾分鐘,當你開始感覺現在你正在睡與醒之間的波浪中擺動時,只是處在那中間狀態,重複那個過程,持續二十分鐘,如果你快睡著時做它,那是最好的,因為那種影響會保持在潛意識中,並會一直起作用。

  在三個月以後,你會感到吃驚:經常不斷地集中在最低的性能量中心的能量已不再聚集在那兒,它正在向上走。

 

光之心

  濕婆說:「無論是醒著、睡著還是在夢中,都將自己當作光。」

  當「醒著」的時候,在活動時,在吃東西時,在工作時,將你自己當作光來記憶,就好像你的心中的一團火焰正在燃燒,而你的身體不過是那個火焰四周的氛圍。想像它:你心中的一團火焰正在燃燒,而你的身體不過是火焰四周的一種光芒,你的身體只是火焰四周的一種光芒,你的身體只是火焰周圍的光芒,讓它深入到你的頭腦中和你的意識中,吸收它。

  它會需要花些時間,但如果你一直想著它,感覺它,想像它,在一個時期你會整天記住它,在醒著時候,在街上活動,你就是一團火焰在活動,在剛開始時,沒有一個人會覺知到它,但如果你繼續這樣做,三個月以後,別人也會覺知到,只有當別人覺知到時,你那時才能安心,不要對任何人說什麼,只是想像著一團火焰,並且你的身體就是圍繞這團火焰的氛圍——不是一個事實上的身體,而是一個帶電的身體,一個光的身體,繼續這樣做。

  如果你堅持,在三個月內,或差不多的時候,別人會變得覺知到有某些事已在你身上發生,他們會感到一層微弱的光在你周圍,當你接近他們時,他們會感到一種不同的溫暖,如果你碰觸他們,他們會感覺到一種似光的碰觸,他們會變得覺知到某種奇怪的東西正在你身上發生著,不要告訴任何一個人,當別人變得覺知,那時你能感覺到安心,而那時你能進到第二步,並不是在這以前。

  第二步就是將它帶入夢中。現在你能將它帶入夢,它會變成一種真實,現在它不是一種想像,通過想像,你已經揭開了一個事實,它是真的,一切都是由光組成的,你是光——未覺知到的事實——因為事物的每個粒子就是光。

  科學家說,它是由電子組成的,這是一樣的事,光是萬物之源,你也是由光凝聚而成,通過想像你只是揭示了一個事實。吸收它——而當你變得如此充滿光的時候,你就能帶它入夢,不是在此以前。

  於是,在快睡著時,繼續想著那團火焰,一直看著它,感覺著你就是光。

  記著它……記著……記著它你進入睡眠,而那個記憶一直繼續下去。在剛開始的時候,你會開始做些夢,在夢中,你會感覺有一團火焰在堶情A你就是光,漸漸地,在夢中也會帶著同樣的感覺來活動。而一旦這個感覺進入夢,夢會開始消失,會越來越少做夢,而會越來越多的深入睡眠。

  在你做夢的時候,這個事實被顯露出來——你就是光,是火,是一團燃燒著的火焰——所有的夢都消失了。一旦當夢消失時,你才能帶著這個感覺進入睡眠,在此之前是永遠無法做到的。現在你就在門口,當夢已經消失,並且你記著你自己是一團火時,你就在睡眠的門口了,現在你能帶著這個感覺進入,而一旦你帶著你是一團火的感覺進入睡眠,你會覺知它,——目前的睡眠只是發生在你的身體上,而不是你。

  瑜伽和譚崔將人的頭腦的活動劃分成三種——是頭腦的活動,記住。他們將頭腦的活動劃分成三種:醒著,睡著,做夢。這些不是你的意識的劃分,這些是你的頭腦的劃分,而意識是第四種的。

  在東方,他們不曾給它任何名稱,他們只是稱之為第四,前三個有名稱,這些都是雲,它們被命名為——醒著的雲,睡著的雲,做夢的雲。它們都是雲,它們活動的空間——天空——未被命名,剩下的只是作為第四。

  這個技巧是幫助你超越這三種狀態,如果你能覺知到你就是一團火,一束光,那睡眠就不會在你身上發生,你是意識,你正帶著一種有意識的努力,現在,你在那團火的四周結晶了,身體睡著了,你卻沒有睡著。

  這就是克利希納(Krishna)在吉它(Gita)經中所說的:「瑜伽行者從來不睡覺。」當別人睡著了,他們醒著,並不是他們的身體從不睡覺,他們的身體是會睡覺的——但僅僅是身體。身體需要休息,意識不需要休息;因為身體是某種機構,意識不是一種機構;身體需要燃料,它們需要休息,那就是為什麼當它們出生時,它們是年輕的,然後它們會變老,然後它們會死;意識從來不會出生,從來不會變老,也從來不會死,它不需要燃料,它也不需要休息,它是純粹的能量,持續不斷的永恆的能量。如果你能帶著這個火與光的想像通過那睡眠之門的話,那麼你可以永遠不再睡覺,只是身體要休息,而當身體睡著時,你會知道它。一旦這發生了,你已經成了第四,現在醒著、做夢和睡著,都是頭腦的 部份,而你已成了第四——一個經過它們所有的部份,而不是它們中的任何一個。

 

看著乙太體(Etheric)的在

  濕婆說:「仁慈的大為(Devi),進入‘乙太體’的在,到處蔓延著你的外形。」

  這個方法只有在做過「像一根羽毛的碰觸」後,才能做,它也能分開做,但那樣的話會非常困難,然而如果你先做另外一個,然後做第二個,這就很好,也非常容易了。

  當它發生時,你會感覺很輕,飄浮在空中,好像你突然能飛,你會覺知到在你的身體外形周圍有一種青藍色的光,但那只有當你感覺到你能飄浮在空中的時候,當你的身體能飛起來,並已經成為光,當你的身體完全沒有任何負擔,完全擺脫了地球的引力的時候,你才能看得見。

  當你感覺這種無重量時,只要閉上眼睛覺知你的身體的外形,只要閉上眼睛,感覺你的腳趾及其它們的形狀、腿及其它們的形狀,然後是整個身體的形狀。如果你以蓮花狀的姿勢來坐,就 像佛一樣,然後感覺像佛一樣坐的形狀,在內在只要試著去感覺你的身體的形狀,它會變得明顯,它會顯現在你的面前,你也會同時覺知到一團青藍色的光正在你身體形狀的周圍。

  在剛開始時,閉著眼睛做它,當這個光在不斷地擴展時,你會感覺到一種氛圍,一種青藍色的氛圍,圍繞著身體的外形,有時在晚上無燈的幽暗房間堸等旨氶A睜開你的眼睛,你會確切地看到它在你的身體周圍——一個青藍色的外形,就是光,藍色的光,在你身體的四周。如果你想真實地看見它,就不要閉上眼睛,只是睜開眼睛,在毫無光線的幽暗的房間堻o樣做。

  這個青藍色的外形,這個青藍色的光,就是乙太體的身體的出現,你有許多身體,這個技巧就是有關乙太體的身體,通過這個乙太體的身體,你能進入至高的狂喜。有七種身體,而每一種身體都能被用來進入神聖,每個身體只是一扇門。

  這個技巧就是使用這個乙太體的身體,而乙太體的身體是最容易被意識到,身體越深,也就越困難,但乙太式的身體是接近你的,只是接近物理的身體。它非常近,身體的第二種形式就是乙太式的——正在你周圍,正圍繞著你的身體,它穿透你的身體,它也像一層薄霧般的光,一層藍色的光圍繞著你的身體,像一件寬鬆的長袍套在你的身體外面。

  當一個人愛你,當一個人帶著深深的愛來碰觸你時,他會碰觸到你乙太體的身體,那就是為什麼你會感到它是這樣的撫慰。這甚至已被拍成照片,在兩個深愛的人做愛時:如果在他們做愛的過程中超越了某種極限,超過了四十分鐘,沒有射精,那麼在這兩個深愛的人的身體周圍,會有一種藍色的光出現,這甚至已經被拍攝下來。

  首先你必須覺知你身體周邊的形式,而當你變得覺知,然後就幫助它成長,幫助它增長和擴展,你能做什麼呢?

  只是靜靜地坐著,看著它,不做任何事,只是看著你周圍的青藍色的外形,不做任何事,只是看著它——你會感到它在增長,擴散,變得越來越大。因為當你什麼事也不做時,全部的能量進入了乙太體,記住這點,當你在做事的時候,能量就從乙太體中跑出來。

  當你不做事時,你的能量不會跑出來,它會進入乙太體,它會積累在那兒,你的乙太體的身體變成了一個貯電器,它越成長,你也就變得越寧靜;你變得越寧靜,它也就越成長。而一旦你知道怎樣將能量給乙太體的身體,怎樣使它避免不必要的浪費,那麼你已經達成,你已經掌握了一把秘密的鑰匙。

 

半透明的在

  濕婆說:「感覺宇宙是一個半透明的永生的在。」

  這個技巧是基於內在的敏感性,首先讓敏感性成長,只要關上門,使房間幽暗,並點上一支小蠟燭,充滿愛意地坐在蠟燭旁或者是以一種非常虔誠的祈禱的態度更好,只是對著蠟燭祈禱:「對著我,顯露你自己。」洗一個浴,將冷水潑在你的眼睛上,然後,以一種非常虔誠祈禱的情感坐在蠟燭前,看著它,忘記一切。只是看看那個小小的蠟燭一那團火焰和那根蠟燭,一直看著它,五分鐘後,你會感到許多東西在蠟燭中起著變化。它們並不是在蠟燭中變化著——記住,而是你的眼睛在變化著。

  以充滿愛意的態度,將整個世界摒除在外,完全集中思想,感覺著內心,只是一直看著那支蠟燭和那團火焰,然後你會發現在那團火焰的周圍出現新的色彩和你以前從來未覺知到的新的色彩變化,它們就在那兒:整個彩虹就在那兒,因為光就是全部的色彩,你需要一個細微的敏感。只是感覺它,並一直看著它,甚至開始流淚,也要一直看著它,那些眼淚會幫助你的眼睛更加滋潤。

  有時你或許會感到那團火焰和那支蠟燭變得神秘了,它再也不是你所帶來的那支普通的蠟燭,它已經有了一種新的魅力,一種微妙的神聖感已經進入了它。繼續做,你也能用許多其他的東西來做。

  敏感性必須成長,你的每一種感覺必須變得更加充滿活力。然後你可以用這個技巧來試驗,「感覺宇宙是一個半透明的永生的在。」光存在於每個地方——光以許許多多種形狀和形式存在著,發生在每一個地方,看著它!光存在於每個地方,因為所有的現象都是以光為基礎。看著一片葉子,或一朵花,或一塊石頭,很快你會感覺到來自它的光線,只要耐心地等待,不要著急,因為當你著急時,沒有什麼東西會顯露出來,在著急的時候,你會遲鈍。靜靜地等待任何事,而你將會發現一種新的現象,它始終在那兒,但你卻並未警覺到——沒有覺知到它。

  「感覺宇宙它是一個半透明的在。」當你感覺到生生不息的存在的在時,你的頭腦會變得完全寧靜,你只是它的一 部份,只是偉大的交響曲中的一個音符,沒有負擔,沒有緊張:一個小水滴已經落入了海洋。但是在剛開始時會需要大量的想像,如果你也試著做其他的敏感性訓練,那這是會有幫助的。

  你能嘗試許多方法。只是將別人的手放在你的手中,閉上你的眼睛,感覺那個人的生命,感覺它,並讓它趨向你,感覺你自己的生命,並讓它趨向那個人。坐在一棵樹的旁邊,觸摸那棵樹的樹皮,閉上你的眼睛,感覺生命正在那棵樹中上升著,而你立刻會起變化。

  如果用這個方法做三個月,那麼你會生活在一個不同的世界,因為那時你會是有所不同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