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觀照

15.找到內在的空間

 

  空無是你內在最深處的中心。所有的活動都在這個範圍內進行:這內在最深處的中心只是一個零。

 

融入明淨的天空

  濕婆說:「夏季媟礂A仰望整個無限明淨的天空時,融入到這份明淨中去。」

  在天空下靜心:夏季無雲的天空,無限的空闊與明淨,沒有任何東西在那媊かB,沒有任何東西打破它的純潔。在那堶葽Q,在那媕R心,並融入這份純淨,成為這份純淨,這份有空間感的純淨。

  在天空下靜心是美妙的。平躺下來,這樣你就會忘記大地;只要仰面躺在任何一個空曠的海灘上,任何一片土地上,只需凝望天空。最好是明淨的天空——無雲、無限。只要觀望它,凝視它,感覺它的明淨——無雲飄浮,無限延伸——然後進入這份明淨,與它融為一體。感覺仿彿你變成了天空,變成了空間。

  這種技巧——凝視明淨的天空,並與它融為一體——是最常運用的方法之一。許多傳統的方法運用它。尤其是對現代人的頭腦,它有極大的幫助。因為地球已沒有地方可以留給你去靜心——只剩下天空。如果你環視周圍,一切都是人造的,一切都是有限的,都有一條界線,一個限度。幸運的是只有天空還是依然為靜心而打開的。

  試試這種技巧,對你會有幫助。但要記住三件事。一是:不要眨眼睛——要凝視。即使你感覺到雙眼開始疼痛,淚水流了出來,也不用擔心。甚至那些淚水會是釋放的一部份,它們對你會是一種幫助。那些淚水會使你的雙眼變得更純潔、更明亮。所以你只管繼續凝視。

  第二點:不要去想天空,千萬記住。你要是開始去想天空,去回憶許多詩文,關於天空的美麗詩文——那你就不會領悟到其要點。你不要去想它——你要進入它,與它融為一體——因為一旦你開始去想它,就會形成一個新的障礙。你就又會錯過天空,你就又會把自己封鎖在頭腦堙C不要去想天空。要成為天空,只需凝視它,融入它,也允許天空融入你。一旦你融入了天空,天空亦會立即融入你。

  你怎麼才能做到這一點呢?你將會怎樣去做——怎樣融入天空呢?只要持續地凝視極遠極遠的地方,持續地凝視——就好像你在尋找其邊界,深深地融進去,儘量地融進去。這種融入將會衝破一切障礙。這個方法至少要做四十分鐘;少於這些時間就不起作用,不會對你有很大幫助。

  當你真正感到你已經與天空融為一體了,那就可以閉上雙眼。當天空融入了你之後,你就可以閉上眼睛。你在內在也可以看見它。所以四十分鐘之後,當你感覺到與天空融成了一體,與天空產生了一種交流,你已成了它的一部份,你的頭腦不復存在的時候,閉上眼睛,你便會與內在的天空同在。

  明淨,將會對第三點有所幫助:「融入到這份明淨中去。」明淨的天空會有幫助——沒有被污染的。沒有雲彩的天空。要覺知你周圍的這份純淨。不要去想它;只是去覺知這份純淨,這份純潔,這份單純。這些話無需被重複。你必須去感覺它們而不是去思考。而一旦你凝視並融入了天空,感覺就會隨之而來,因為這不是靠你去想像出來的——它們本來就在那兒。

  如果你凝視它們,它們便會開始向你湧來。

  如果你在寬闊無雲的天空下靜心,你會突然感覺到你的頭腦消失了,你的頭腦消散了,而空隙隨之出現。你會突然覺知到純淨的天空仿彿也融進了你的內在。這會有間歇。一度思想靜止了——就像交通停止了,沒有一個人在移動。

  初始的時候這只是一些片刻而已。但即使是那些一閃而過的片刻也是變幻不定的。漸漸地你的心會慢下來,較大的間隙會出現。會持續幾分鐘沒有思想,沒有雲彩。而沒有了思想,沒有了雲彩,外在的天空便與內在的天空融為了一體,因為只有思想是一種障礙,只有思想會形成這堵牆。正是由於思想,才造成了外在是外在,內在是內在。當思想不存在了,外在與內在之間的界線也就消失了,它們便成了一個整體。其實這條界線從沒有真正存在過。只是因為有了思想這個障礙,它才會顯現出來。

  如果不是夏季你將怎麼做呢?如果天空滿是雲朵,並不明淨,那就閉上你的眼睛,只是融於內在的天空。閉上你的雙眼,而如果你看見了思想,就把它們當作天空中飄浮的雲朵。要去覺知它的背景,覺知天空,不要去關心那些思想。

  我們對思想留意得太多了,而從沒有去覺知那些間隙。一個意念走了,在另一個意念進入以前便會有一個間隙——在那個間隙堙A天空存在於那兒。然後,無論何時當那堥S有思想存在了,那兒還會有什麼呢?那堳K會有空無存在。所以如果天空佈滿了雲朵——不在夏季的時候,天空不明淨的時候——閉上你的雙眼,將你的心思集中到內在的天空這片背景上,在那堳銩Q飄來又飄去。不要太在意這些思想,要多注意它們移動的空間。

  比如,我們此刻正坐在這間屋子堙C我可以用兩種方式來看這間屋子。我可以看著你,於是我就會忽視你所在的這個空間,這間屋子,你所呆的這間屋子——我看著你,我將我的精神集中於正在這間屋子堛漣A,而不是集中在你所呆的這間屋子上——我也可以改變我注意的焦點:我可以看著這間屋子,於是我便會漠視你。你在那堙A但我的焦點,我的注意力是在這間屋子上。於是整個觀點就全然改變了。你同樣可以在你的內在世界這樣做。看著那個空間,思想在那媔章C:不要去在乎它們,不要去注意它們。他們在那堙F但忽略他們的存在和移動。街上的車輛在運行。看著那條街道,漠視那些車輛。不要去看誰經過了,只需要知道有某種東西經過了,只需要去覺知它經過的那個空間。然後夏日晴空便會在你的內在生成。

包容一切

  濕婆說:「親愛的,在這一刻,讓頭腦、知、呼吸、形式都被包容。」

  這個技巧略微有點困難,但一旦你會做了,那將是非常奇妙非常美妙的。只是坐著,不要去劃分。在靜心當中坐著,包容一切——你的身體、你的頭腦、你的呼吸、你的思維、你的知,以及所有的一切。要做到包容所有的一切。不要去劃分,不要去肢解。通常我們總在製造分裂,我們將繼續製造分裂。我們說:「這個身體不是我的。」有些技巧中也有利用分裂來進行的,但這種技巧完全不同,它恰好與其相反。不要去劃分。不要說:「我不是身體。」不要說:「我不是呼吸。」不要說:「我不是頭腦。」只需說:「我是一切」——並且成為一切。不要在你內在製造任何分裂。這是一種感覺。閉上眼睛,包容存在於你內在的一切。不要讓你自己以任何一個地方為中心——要無中心。呼吸進進出出,意念來來去去。你的人體形狀一直在改變。你從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如果你閉上眼睛坐著,你會感覺到有時候你的身體很大,有的時候你的身體又很小;有時候它很重,有時候卻又輕得似乎你可以飛翔。你會感覺到這種形狀的增大與縮小。只要閉上你的眼睛坐著,你就會感覺到有時你的身體非常大——大得充溢了整個屋子;有的時候它又那麼小——小得如同一粒原子。為什麼這種形狀會改變?那是由於你的注意力改變了,你身體的形狀便也會隨之改變。如果你包容一切,它就會變得很大;如果你排斥一切——「這不是我,那不是我」——隨後它就會變得非常細微,非常緲小,如同一粒原子。

  在你的存在中包容一切,不要捨棄任何東西。不要說:「這不是我。」要說:「我是」,並且在其中包容一切。如果你坐著就能做到這一點,那麼你將會經歷一些美妙的全新的事。你將會感覺到沒有中心,在你的內在沒有中心。而隨著中心的消失,便沒有了自己,沒有了自我;只剩下意識——意識如同天空籠罩一切。當意識漸漸漲大以後,不僅你自己的呼吸會被包容於其中,不僅你自己的形狀會被包容於其中,最終整個宇宙都將被你包容於其中。

  最基本的一點是要記住包容。不要排斥。這是這條經文的重點所在——包容,要包容一切。包容,才能生長,包容,才能擴展。試著從你的身體入手,然後以同樣的包容來面對外在的世界。

  坐在一棵大樹下,凝望這棵大樹,然後閉上眼睛,感覺這棵大樹在你的體內。凝望天空,然後閉上眼睛,感覺天空在你的體內。凝望初升的太陽,然後閉上眼睛,感覺太陽正在你內在升起。感覺更大的包容。

  你將會有巨大的體驗。一旦你感覺到樹在你堶情A立刻你就會感到自己變得更年輕、更有活力了。這不是想像,因為樹和你同屬於大地。你們都根植於同一片土壤,歸根到底來源於同一種存在。所以當你感覺到樹在你堶情A樹存在於你堶情X—並非想像——你會立刻感覺到這個效應。你將會在你的內心感覺到樹的活力,樹的蒼翠,樹的清新,感覺到掠過枝頭的微風。包容更多的存在,不要排斥。

  所以要記住:把包容作為一種生活方式——不僅僅是靜心,而是一種生活方式,一條生命途徑。試著去包容更多的東西。你包容得越多,你就越能擴展,越能使你的邊界退縮到存在的角落。終於有一天只剩下你的存在,所有存在都被包容於其中。這便是一切宗教體驗的終極。

飛機上的靜心

  你無法找到一個比高空飛行時靜心更好的情境了。海拔越高,越容易靜心。因此,幾個世紀以來,靜心者紛紛來到喜瑪拉雅山尋求一個高海拔。

  當重力減輕時,大地就會顯得極其遙遠,大地上的許多牽引就會顯得極其遙遠。你就遠離了人類建立起來的腐敗的社會。你被雲層,被繁星,被月亮,被太陽,被浩瀚的空間包圍著。由此來做一件事:開始去感覺與這無邊無際的空間融為一體,並分三步進行。

  第一步:用幾分鐘時間去想像你正在變大……你佔滿了整個飛機。

  然後第二步:開始去感覺你變得更大了,大得超出了飛機,事實上飛機此刻已在你體內了。

  再接著是第三步:感覺你擴展到了整個天空。現在那些飄浮的雲朵,那月亮,那繁星——他們都在你內在移動;你是巨大無比的,茫茫無垠的。

  這些感覺將變成你的靜心,你會感覺到徹底的鬆弛,不再緊張。

 

感覺事物的不在(Absence)

  帕坦加利說:「在達到三摩地最純淨的那維查拉階段(Nir-vicharastage)時,會有一道靈光出現。」

  你的存在最深處是由自然的光組成。意識是光,意識是唯一的光。你是非常無意識地存在著:你做某件事,並不知道為什麼;你渴望某樣東西,並不知道為什麼;你要求某樣事情,也不知道為什麼;你只是在一種無意識的睡眠中漂流,你們都是夢遊人。夢遊症是唯一的精神疾病——在睡夢中行走與生活。要變得更有意識些。

  從客體開始意識。帶著更高的警覺去看待事物。你經過一棵樹,帶著警覺去看待這棵樹。逗留一會兒,看看這棵樹;揉一下眼睛,帶著更高的警覺去看它。然後將你覺知到的東西集中在一起,再去看這棵樹,去觀察其中的差異。當你變得警覺的時候,這棵樹突然就不同了:它變得更蒼翠更蓬勃,更美麗了。樹還是同一棵樹,只是你已經改變了。

  看著一朵花,仿彿你的整個存在都維繫在這一眼之中。把你所有的覺知都集中到這朵花上,這朵花便會突然變形——它變得更加絢麗,更加燦爛。它散發出某種永恆的光輝,仿彿永恆已經注入了花開的成形期。

  帶著警覺看你丈夫的臉,看你妻子的臉,看你朋友的臉,看你情人的臉;在此基礎上靜心,你看到的不僅僅是身體,你會突然看見某種身體以外的東西,某種超越身體的東西。有一種靈性的氣息籠罩著身體。被愛者的臉不再是你所愛的那個人的臉,被愛者的臉成了神明的臉。看著你的孩子。帶著全然的警覺和覺知看他玩耍,這個客體便會突然變形。

  比如,小鳥在樹上歡鳴:要警覺,仿彿在那一刻只有你和鳥的歡鳴存在著——其餘的一切都不存在,都與你沒有關係。將你的存在集中在小鳥的歡鳴上,你將會領悟到其中的差異。交通的嘈雜聲不再存在了,或只存在於存在的最邊緣,在一個遙遠的隔絕的地方。小鳥及其歡嗚充溢了你的整個生命——只有你和這只鳥存在著。然後當小鳥停止了歡鳴,傾聽歡鳴的空缺。於是事物就會變得很微妙。

  始終要牢記:當一首歌停止的時候,它會在空氣中留存某種物質——不在。於是一切便不同了。空氣完全地改變了,因為這首歌曾經存在過,然後又消失了。現在歌聲不在——要觀照它,你的整個存在都被這歌聲的空缺充溢著。它比任何一種歌聲都美妙,因為它是寧靜之歌。一首歌需要運用聲音,而當聲音消失的時候,空缺就運用寧靜。小鳥歡鳴過後,寧靜更深。如果你能觀照它,如果你能保持警覺,你此刻就會面對一個非常微妙的客體靜心,一個非常微妙的客體。

  一個人在走動,一個美麗的人在走動——觀照這個人。當他離開的時候,觀照不在;他留存了某種東西,他的能量改變了這間屋子;這不再是原先的屋子。

  如果你有很好的嗅覺——極少數人有這種好的嗅覺;人類幾乎已經完全喪失了這種嗅覺。動物的鼻子好一些,它們的嗅覺要比人類靈敏得多,能幹得多。人的鼻子聞到某樣東西,往往會是一種錯覺;極少數人有一個靈敏的鼻子,但如果你有的話——那麼湊近一朵花,讓花香充溢你,然後慢慢地,逐步遠離這朵花,但要繼續留意那花香,那芬芳。隨著你的遠離這芳香會變得越來越淡,你需要用更多的覺知去感覺它。要變成鼻子,忘掉整個身體,把你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到鼻子上,仿彿只有鼻子是存在的。如果你漸漸地聞不到這花香了,那就向前走幾步,重新去聞這芳香,然後再退後,向後移動。逐漸地,你能在一個非常非常遙遠的地方聞到這花香——沒有別的人可以從那婸D到這花香。

  然後繼續移動。通過一種很簡單的方法你使得事物變得非常微妙。終於你再也聞不到這花香:現在就去聞聞那份不在,芬芳剛才還在那兒,此刻卻已不復存在。現在去聞聞那份不在。這是它存在的另一面,是其不在的一面,黑暗的一面。如果你能聞到花香的這份不在,如果你能感覺到它,那它會產生某種影響——它會造成某種差異——於是事物就會變得非常微妙。你也可以用香火來進行。燃一柱香,對著它靜心,感覺它,聞聞它,讓它充溢你全身,然後向後移動,遠離它。繼續對著它靜心,讓它變得越來越淡。終於你會感覺到某種不在。於是你便達到了一種極深的覺知。

  但是當客體完全消失了,當客體的存在消失了,當客體的空缺消失了,當意念消失了,當沒有頭腦的概念消失了,只有到那時,你才到達了終極。在那一刻神的恩典會降臨在你的身上。仕那一刻繁花會盛開。在那一刻你會接觸到生命與存在的源泉。仕那一刻你不再是一名乞丐,你成了國王。在那一刻你會獲得幸福。在這之前你經歷著磨難;此刻苦難消失了,你獲得了幸福。

 

空心竹

  蒂羅巴(Tilopa)說:「像空心竹那樣,讓你的身體放鬆。」

  這是蒂羅巴特有的方法之一。每個大師都有他自己獨特的成道方法和幫助他人的方法。這就是蒂羅巴的獨到之處:「像空心竹那樣讓你的身體放鬆。」一根竹子——堶悼是空的。當你休息的時候,要感覺你就如同一根竹子一內部完全是空心的、空洞的,而事實也正是如此。你的身體就如同一根竹子,堶惇O空的。你的皮膚,你的筋骨,你的血液,都是竹子的一部份,而堶惚h是一個空間,空空如也。

  當你安靜地坐著,緊閉雙唇,懶散著,舌尖抵上顎,靜靜地,沒有意念的騷動,頭腦消極地觀照著,並不刻意地去等待什麼,感覺如同一根空心竹——突然之間無窮的能量注入了你內在,你被未知充溢著,被神秘充溢著,被神明充溢著。空心竹變成了一支長笛,神明開始吹奏它。一旦你的內在全空了,神便可以長驅直入地進入你。

  試著去做:這是最美好的靜心方法之一,就是要使你自己變成一根空心竹。你不需要做任何別的事。你只需成為空心竹——於是其他的一切便會自然發生。你會突然感覺到某種東西降臨在你空空的內在。你就如同是子宮,一個新生命在你堶掃洏矷A一顆種子落下了。終於有一刻,竹子會徹底地消失。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