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一萬個佛的一百個故事

Ma Dharm Jyoti 著

 

41

  十八天的馬哈威亞系列演講被安排在喀什米爾。

  奧修會坐火車從傑波普到德里,然後從德里飛往斯堥漸d。我們有大約三十個朋友會從孟買去那婺禰L會合,另外有一個從德里來大約二十個人的團體會在斯堥漸d跟我們會合。

  在斯堥漸d,在靠近達爾湖的小山丘,他們訂了「恰虛米夏黑」的茅屋給整個團體住。孟買的團體先到,所以我們有機會先進我們的茅屋。那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我四處走動,找了一個景觀最好的茅屋。每一個茅屋都有兩個臥室和一個浴室,還有一個很大的起居室。

  我選擇了其中一排的最後一間茅屋,它的後方有一個敞開的陽臺,那個景觀是最好的。其中一邊可以俯看那個湖,另外一邊則是廣大的原野,原野背後還有一大片山。我覺得這個敞開的陽臺是最好的地方,可以讓奧修坐在這堥禸風景而不被打擾。我檢查了浴室,沖了馬桶,試了一下熱水。發覺每一樣東西都沒有問題,我的女 性朋友希魯和我就占了這個茅屋的一個房間,想說如果奧修來的時候,我們可以為他空出這個房間。另外一個房間由一對來自孟買的伴侶所佔用。

  德里的朋友們也到了,每一個人看起來都很高興、很興奮。這是一個很稀有的機會可以持續跟奧修在一起十八天。有兩輛車去機場接奧修。我們有一個從孟買跟我們一起來的廚師,他正忙著在其中的一個茅屋安頓廚房。

  下午兩點,奧修和克蘭緹乘著德里朋友的車子到達。他看起來很疲倦,但還是不慌不忙地單獨會見每一個人。德里的朋友們邀請奧修到他們為他預定的茅屋。我靜靜地跟在他的背後走。我覺得奧修具有某種磁性能量,它一直吸引著我走向他。每當我進入他的能量場,我就變得更放鬆和寧靜。他進入了茅屋,巡視了一下,叫我檢查浴室。我進入到浴室,發覺沒有熱水,我覺得很高興,我建議他去看我為他預定的茅屋,同時洗澡。德里的朋友們覺得不大高興,但我的整個顧慮是奧修的舒適,我忽視他們。奧修同意,所以我就到他到我為他選的茅屋。天氣很熱,我們必須在太陽底下走大約五分鐘。他用一條小餐巾蓋住他的頭,我走在他的旁邊,為我的做法感到驕傲。 他告訴我說:「看到兩輛車在機場,我知道孟買的朋友和德里的朋友之間將會有麻煩發生。」我們去到了茅屋,他巡視了一下,看到了後陽臺,就對我微笑。我們回到了房間,他坐在床上說:「我要住在這堙C」我聽了覺得很高興。我們請一個人去將他的行李箱拿過來,同時我將我的行李箱從床底下拉出來推到起居室。他問我說:「那你要住 哪裡?」我回答說:「奧修,我不知道,我會搬到另外一個茅屋。」

  他笑著說:「不需要搬,你可以住在起居室。」我簡直無法相信,能夠從奧修這堭o到沒有預期的愛的禮物。我的心開始歡舞,並留下很多感激的眼淚。我向他頂禮,並將他的手拉到我的頭上,他說:「很好。」

42

  奧修決定每天早上和晚上在他茅屋的起居室開講。因為那奡N只有一間浴室,所以我很早就起來洗澡,然後把浴室空出來給他。在起居室我有一個墊子在地板上,那是我晚上睡覺的時候用的。早上的時候,我會將它卷起來,用白布蓋上,堶惘A放枕頭,形成一個舒適的座位讓奧修在演講的時候坐。在演講的時候,我會坐在靠近他的地方幫他錄音。在演講的時候朋友們可以問問題。它比較像是一個親密的對話,比較不像是演講。每天他都帶領我們更深入存在的奧秘。我一面聽他講話,同時看著答錄機的指標在動,告訴我已經錄好的數量。當錄音帶的一面快結束的時候,我慢慢按下停止鈕,我觀察到奧修會停止演講,直到答錄機再度運作。

  我賞識他對每一件小事的關心。早上他問我說我夜媞帢o好不好。我找不到任何話語來表達我對他的感激,讓我睡在他每天兩次都差不多要坐兩個小時的同一個墊子。

43

  孟買的朋友們和德里的朋友們有兩個分開的廚房。孟買朋友們的廚師準備古拉特的食物,而德里的朋友們煮旁遮普的食物,那是非常不同的。他們雙方都想要奧修吃他們的食物,所 以最後決定奧修中午跟德里的朋友們一起吃中飯,而跟孟買的朋友們吃晚飯。我對那些朋友們的愚蠢感到生氣,他們對奧修的行為非常無意識,這兩種類型的食物混在一起任何人吃了都可能會生病。

  早上演講之後,在十一點三十分,奧修必須走在大太陽底下大約五分鐘去到他要用午餐的那個茅屋。走在他的後面,我一直都覺得我走在佛陀的後面。我將這個感覺告訴克蘭緹,然後我們討論關於通神論團體在克媯穄ワi提身上的經驗。我們兩個人都同意一個觀點,那就是佛陀的靈魂選擇了奧修的身體來作為一個媒介。

  奧修的慈悲和接受是無限的。他很容易接受每一個情況,幾乎沒有人會想到他的舒適。午餐之後,要回到我們茅屋的途中,我對他提到關於這件事,他就只是笑著跟我說對這樣的事不要太嚴肅。

44

  今天拉克斯米安排要去達爾湖乘船。奧修、希魯和我去到了湖邊,拉克斯米已經在那媯尼畯怴C有一條小船已經用一根大的繩索跟一輛摩托船綁在一起。拉克斯米、希魯和我進入了摩托船,奧修和克蘭緹坐在小船堙C

  那一輛摩托船是由一個年輕的回教徒男孩所駕駛的,他看到他的乘客覺得很興奮。摩托船開得很快,拉著小船走。幾分鐘之後,我們聽到克蘭緹在叫我們停。摩托船停住了,那個回教徒的男孩沿著繩子將小船拉過來。當小船碰到了我們的船,出乎我們意料地,奧修起身跳進我們的摩托船,希魯跳進小船跟克蘭緹在一起。

  奧修告訴那個駕駛說他想要開船,所以那個駕駛就離開座位,讓奧修坐駕駛座,船就這樣開走了。奧修開得很快,而且彎來彎去的,所以那條繩索的結就鬆開了,小船就落在後面。我聽到克蘭緹在大聲喊:「大哥,大哥」——但是大哥並沒有聽他的!

  我憋住我的氣,船隨時都可能翻覆,整整個湖都陷入動盪,我看著克拉斯米,她對我微笑。

  我想奧修是故意這樣做的,要讓我們經驗危機,把我們對死亡的恐懼帶到表面。我確定我隨時都會溺水,覺得很無助,就閉起了我的眼睛。

  最後,船慢了下來,而且靠岸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懷疑我是否還活著。看著我們,奧修給了我們他來自天界的惡作劇微笑。

45

  在斯堥漸d待了一個星期之後,決定要去到帕哈爾高恩。帕哈爾高恩是喀什米爾最美的山谷,被群山所圍繞著。我決定要跟一些朋友騎馬經過山區到帕哈爾高恩。

  奧修要坐車經由公路去。騎馬將會是一個非常冗長而且辛苦的旅程,尤其是當一個人不懂得騎馬。不管怎麼說,在完全精疲力竭之後,我們到達了帕哈爾高恩。有一些已經到達的朋友在那媯扔菄黿筆畯怴C令我驚訝的是,我被帶到奧修跟一些朋友坐在陽臺的那個茅屋。我向他頂禮,然後坐在他附近的地板上,他很享受聽我們講那個騎馬的冗長而且辛苦的旅程。

  幾分鐘之後,克蘭緹從房間出來,做了一個手勢叫我去。我起來,然後她帶我去巡視茅屋,它只有一間臥室,跟浴室連在一起,另外有一個小小的通道通往主要的茅屋。我看了這個房間,堶授\了兩個靠牆壁的單人床。有一個很大的窗戶可以往窗外看到很多山。它十分整潔,而且有一個浴室在外面。克蘭緹問我說我是不是喜歡待在那堙C不假思索,我就回答說:「我喜歡待在這堙A它很接近奧修的房間。」我就帶著我的行李箱跟我從孟買來的女性朋友希魯住進那個房間。其他的茅屋都離這個茅屋有一段相當的距離。廚房也離此有一段相當的距離,所以他們決定奧修的午餐要用送的,而克蘭緹、希魯、和我將自己走到廚房去用餐。

  在我們那個茅屋有放一個爐子和茶壺可以煮茶。奧修喜歡在早上喝茶和吃烤土司。沒有烤麵包機,我找到了一個鍋子的鋁蓋可以在上面做烤土司。在晚上的時候,我必須確認麵包、奶油、牛奶和糖和茶葉都準備好可以在隔天早餐用。
  奧修在這個茅屋到處走動的時候看起來很快樂,所以決定每天早上和晚上在起居室開講。

上一章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