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傳

06-14 奧修繼續帶領靜心營

 

  奧修繼續每年帶領幾次靜心營,許多都在拉賈斯坦(Rajasthan)的阿布山(Mt Abu)舉辦。奧修引入了新的靜心技巧,會伴隨著音樂,以及能量的實驗。講道包括了談論《奧義書》,布拉瓦斯基夫人的《三摩地的七個入口》,馬貝爾克林斯的《道上之光》,同時會有對靜心營及靜心的介紹。

  這裡是奧修評論《涅盤奧義書》(Nirvana Upanishad)的結論:

  我們回顧了《奧義書》並且注意到某些言論,聖人警告我們說不要重複他說的話,除非是和我們親近的人。這些話只應該告訴那些不會誤解的人。把這些話告訴一個準備學習並且不添加自己意思的人。他應該只是理解被告訴的東西。把這些話告訴一個能拜倒在你的腳下,一個不僅僅尋找答案而是出於行動的信服,一個想要達到靈性知識最頂峰的人。

  聖人給出了最後的建議:在重複這篇《奧義書》之前,首先確定這個人是可靠的。這就是《涅盤奧義書》的結尾。《涅盤奧義書》在這媯異穭F,但你不會通過這樣達成涅盤。在這篇《奧義書》結束的地方,通往涅盤的旅程開始了。我完成了這個演講,希望你會開始通往自己涅盤的旅程,希望你會繼續朝著它流動。在這些演講中我告訴了你們許多東西,要完全信任你們來這堿O準備好要傾聽和理解。如果你們當中有些人不是作為弟子狀態來到這堙A我將會請求聖人原諒我,因為那樣的話我說這些東西就是在違反他的警告。如果有人是繼續從一個頭腦的反對或者抵觸的立場聽到這些東西,我想請他完全忘掉我所說的。

  不管我說的是什麼,如果你有任何去增添一點你自己東西的想法,記住那將會是一種不公——不僅僅是對我,而且也是對寫下《奧義書》的聖人。我已經假設所有聚集在這堛漱H都是我親近的人,在我們之間溝通是可能的。正是因為這樣,我不僅給予這些講道,同時我也教導你們如何靜心。那些把這些話當成娛樂來聽的人也許參加了演講,但他們並不渴望靜心。所以,那些只對講道感興趣的人應該離開,看到他們每天會進入三次靜心,毫不疲倦並且完全真誠。靜心在每次講道結束時開始就是為了讓這些人逃開。當你只是聽我講的時候,我並不關心你,但當我看到你深入靜心,那我就要照顧你。

  你們在靜心堛漣V力使我確信,你們是值得聽到我所說的那些東西的人。thousd15

 

  比起講道來,我越來越強調對靜心的興趣。這些講道只是推你一把,從理智上滿足你;只是給你一種感覺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非常理性的,合理的。它並不是這樣。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我所說的一切和我試圖把你推進去的完全相反。就這些講道而言,我的方式是理性的,只是為了滿足你——只是給你一些玩具玩,這樣你就能被說服進入某些其他的東西。那些其他的東西不是理性的,它是不合理的。

  有個人來這媢鴽睇﹛K…他是個新來的,兩天前剛到這堙A他完全不熟悉東方的思想;他來自西方。所以他來對我說:「我糊塗了,因為你所說的一切,和在靜心堜珧答漱@切……看起來完全沒有聯繫。」

  我對他說:「確實沒有關係,但是也有關係。不過那是非常間接的。」我試圖安撫你的頭腦,只是為了幫助你跳出它。我不斷地合理化,用邏輯談論,辯論,只是為了耗盡你好爭辯的頭腦,這樣你就可以跳出被稱之為理性的所有亂七八糟的東西。

  所以我們的靜心只是跳進非理性的存在。而存在是非理性的——它是神秘的,它是個奧秘。所以不要執著於我對你說的;相反,要抓往我說服你去做的。去做,有一天你就會意識到我所說的是有意義的。但是如果你只是抓住我所說的,它也許會給你知識,它也許會讓你的學識更淵博,但你不會達成「知道」。甚至連我所說的都會成為一種障礙。

  我不知道。我也許會幫助你創造出障礙——我不知道。那取決於你。

  現在是我們最後一個靜心。因為它將會是最後一個,完全不要保留你自己。盡可能地全力以赴。thou17

 

  1972年1月,奧修同時用英語和印度語帶領靜心營。在1973年7月以後,靜心營都是全英語或全印度語的。奧修繼續這種方式,直到1981年他用英語演講之後。

  當我講印度語的時候——許多人聽不懂印度語,但他們也能利用這個機會。那些聽不懂印度語的人應該閉上雙眼,只是聽那個聲音。他們應該像靜心一樣靜靜地坐著。許多時候,一個人沒有通過語言瞭解真理,卻通過只是聽那個聲音瞭解了。

  當我講英語的時候,不懂英語的朋友不應該認為那對他們沒有用。他們應該閉上雙眼,對我講話的聲音靜心,而不要試圖去瞭解那個語言。不需要去瞭解一種你不懂的語言。靜靜地坐著,像一個無知的人,對著聲音的振動靜心。只是聽。那個傾聽會成為靜心,它是有益的。

  真正的問題不在於聽懂,而是成為寧靜的。聽不是重點,成為寧靜的才是關鍵。所以許多時候發生的是你的明白成為一種阻礙,去聽一些你完全聽不懂的東西是好的;那樣思考就不會來打擾。當某些東西是聽不懂的,念頭就不可能產生;它們只是停下來。

  所以,有時候聽聽風吹過樹梢,鳥兒的歌唱,流水的聲音,比聽先知和聖人要好。真正的《奧義書》在那堿y動,可是你不會瞭解它們。如果你去做,如果你可以只是聽,你的理智會很快掉下來,因為不需要它了。當你的理智減弱,你就被送進你一直在尋找的地方。finger02

 

  我們的個體意識並不是真的是個體的,在深處它是集體的。我們看起來像孤島,但所有的孤島在深處都和大地相連。我們看起來像孤島,各不相同——我是有意識的,你是有意識的——然而你的意識和我的意識在深處的某個地方是一體的。它和大地相連,和最根本的基礎相連。

  所以才會發生許多無法解釋的事情。如果你單獨地靜心,要進入會比較困難,但如果你和一個團體進行那會非常容易,因為整個團體作為一個整體運作。在靜心營塈皕P覺和觀察到,在兩三天以後你的個性就消失了;你成為一個更為廣闊的意識的一部份。非常微妙的波會被感覺到,非常微妙的波開始流動,而團體的意識開始進化。

  所以當你跳舞,並不是你真的在跳舞,而是團體的意識在跳舞,你只是其中的一部份。這個韻律不只在你堶情A它也在你外面。這個韻律圍繞著你。在一個團體塈A消失了。作為一個孤島的表面現象被遺忘了,開始認識到作為一體的更深的現象。在一個團體塈A離神性更近了。單獨一個人你離得比較遠,因為你再次集中在自我上,集中在表面的差別上,集中在表面的分離上。這個技巧有幫助,因為事實上你與宇宙是一體的。問題只是在於如何挖掘它或者是如何掉進它堶惆疇B認出它。

  和一個友善的團體一起總是會給你能量。和一個有敵意的人在一起,你總是會覺得你的能量被吸走。為什麼?如果你和一個友善的團體在一起,在一個家堙A你就是坐著,放鬆,只是在一起,你會覺得有能量,有活力。見了一個朋友,你會覺得比之前更有生命力。只是路過一個敵人,你就會覺得你失去了某些能量,你感覺疲憊。發生了什麼事?

  當你們在一個友善而和諧的團體中相會,你們就忘掉了你們的個性;你們就掉到了你們可以相會的那個基本的層面。當某人是有敵意的,你就變得更個人主義,更自我主義。你會抓住你的自我。因為那個執著你會覺得疲倦。所有的能量都來自於根部;所有的能量都來自於一種集體的存在感。

  一開始,做這個靜心你會感到一種集體感上升,然後最終一種宇宙意識會上升。當所有的差別都失去,所有的界限都消失,存在作為一個聯結,一個統一體,一個整體被留下來,然後一切都被包含了。這種包含一切的努力就從你個體的存在開始。vbt61

(翻譯者vilas)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