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

《THE NEW CHILD》

代溝——相互的不尊重

 

  問題:代溝是什麼?

  我近來關於這聽說了很多。

  兩個八十歲的老人在他們的俱樂部中坐下,一個說,「你覺得有象以前那樣多的愛,同樣多的玩樂嗎?」

  「當然,」另一個說,「但是是新的一幫在做。」

  那就是代溝。

  大群人已經在山腳下靜靜地等著。摩西走了幾個小時。突然,有人看見了他的白顏色的長袍在微風中擺動,這立法者站在他的人群前面:「以色列的人們!我和主在一起七個小時,而現在我有一些好新聞,和一些壞新聞。」

  「講吧,摩西!」人群在呼喊。

  「好新聞是我設法把戒律的數字降到10」摩西說道。

  人們響起了喝彩聲。然後他們叫道,「摩西,壞的新聞是什麼?」

  摩西悲哀地回答說:「通姦還是在其中。」

  對新一代這不再包括在內。那個就是代溝。現在通姦的全部意思已經變了:這僅僅意味著是成年人。過去決沒有任何帶溝。我們不得不深入地看這個情形,因為這是第一次在人類歷史上使用「代溝」這個詞。並且,缺口在每日漸漸變得更大。事情好象不能溝通。

  在這後邊一定有心理學。在過去經常沒有年輕的年代。你將對此感到吃驚:孩子們過去經常成為成年人而不是年輕人。六歲,七歲的孩子將開始和他的父親一起工作;如果父親是木工他將學習木工,或者最少幫助他的父親。如果父親是農民他將和父親一起去農場,將幫助他去用牲口,牛,馬。到6,7歲時他已經開始生活。到20歲時的他將已經結婚,並且有兩三個孩子。

  在過去中沒有"年少的一代",所以沒有代溝。一代接著一代,沒有代溝。當父親死的時候,他的兒子將已經在所有他一生的土地堨N替他。沒有玩的時間,並且,沒有被教育的時間;沒有學校,學院,大學。

  新一代是很多的事情的副產品。在過去中學習的唯一的方法參與老一輩的工作——那個是學習的唯一的方法。並且,因為老一輩是老師所以當然總是受尊重的。

  他們知道而你無知;無知需要尊重有知識的。所以,在過去年輕的人們不尊重老人,或者能想到比老人更多的夢,這幾乎都不可思議。知識是決定性的。

  知道的人們有力量,而不知道的人沒有力量。這條諺語肯定已經誕生了:「知識就是力量」所以你決不會聽說任何年輕的對老人反抗的事,那是唯一的生活準則。

  這一代已經來到全新的時代了。孩子決不對他的父親腳步窮追不捨。他上學;他的父親到他的商店,或者辦公室,或者農場去。當他從他的大學回來的時候他是25歲。這些25年他沒有與長輩有聯繫。他的唯一的聯繫是財務的;他們在財政方面幫助他。這25年的時間很多事情發生:他比他的父母他知道更多,他的父母去學校至少在20,25年以前。用這些25年的時間,知識已經發生了劃時代的跳躍——這已經成長太多了....

  通過學習學習你能知道和你想得到的同樣多。你只要在圖書館坐下就能知道全世界的各個方面——發生的任何東西。你沒有必要走出圖書館。並且,你將看到更大的距離——人還沒有意識到的——我在初次談它。

  一個帶溝是由教育產生的。如果靜心成為世界性的運動,另一個將產生的缺口將是巨大的。

  然後老人和青年將象地球的兩極一樣遠離。甚至他們之間的通信都已經變得困難;這將變得不可能。

  和我在這堛漱H們能明白我說什麼。如果你開始進入無頭腦(no-mind)的世界,那時上了年紀的人們——對你來說將是遲鈍的的不發達的,非常平常。沒有你理應尊敬他們的理由;

  他們將必須尊敬你——你已經超越了頭腦。

  並且,世界在對靜心越發感興趣。靜心將成為你的最終的教育的時候已經不遠了。你的平常的教育是關於外部。靜心將是關於你的內部的存在的教育。

  帶溝是不幸的。我不贊成它。為了能被避開它我有我自己的戰略。

  教育的全部系統必須從真正的根部改變。總之——我們對人們的教育是為了生計而不是生命。我們為生計準備了25年——那個是人生的三分之一。我們沒使人們為死而準備,並且,生命僅僅是70年;死是通向永遠的門。這需要驚人的訓練。

  根據我所說,並且,我可以權威地說如果人活下來這將會發生——教育理應被切成部分:

  十五年為了生計,然後是42年——為死作準備10年。

  教育理應被分為兩個部分。每個人都上大學,當然是不同的大學,或者相同的大學不同的專業。

  一個是為將要生活的孩子們而準備,而一個是為已經生活過但想知道更多的人們而準備。那時帶溝將消失。那時上年紀的人們將更寧靜,更寂靜,更和平,更聰明;他們的勸告將值得聽。

  教育的第二部分理應由靜心,覺知,觀照,創造力,同情,愛構成,並且,我們將一定不用再有任何帶溝。年輕的人將尊敬更年長的人,不為禮儀上的原因,而是實際上年長的人可敬。他知道超出頭腦的事情,而年輕人僅僅知道在頭腦範圍內事情。

  年輕的人還在世界的瑣事中鬥爭,而年長的人已經越過了雲端;他已經幾乎都達到了星星。尊敬他不是禮節的問題。你肯定會尊敬他,這絕對地是你們自己的內心願望——不是拘泥形式的教條。

  年長的人們理應象被啟發的人們那樣行動——不僅僅行動,他們理應被啟發。他們理應成為年輕人的光,那些還在生物的迷戀下,自然的束縛中的人的光。他們已經在遠處了;他們能為星星作嚮導。

  當死亡的教育和為生計的教育分開時,當每個人都去兩次大學的時候,首先為了學習如何對付生活中的瑣事,其次學習那永恆的,代溝將消失。並且,它將以漂亮的方式消失。

上一篇 目錄 下一篇